當前位置 :  > 內容

被動式防空:反空襲作戰顯身手

來源:大嘴軍事論壇 責編:水泥 作者:盧新才 謝勝武 時間:2006-08-19

當今世界,高技術偵察監視系統空前發展,戰場愈加透明,前后方趨向模糊,無論是戰術目標、戰略目標,還是地面目標和海上目標,都始終處于高技術偵察裝備的監視之下,時刻面臨著空襲的威脅。空襲已經成為現代戰爭的主要作戰樣式,也是未來戰爭的主要威脅,從海灣戰爭到科索沃戰爭,直至9·11之后的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沒有一場戰爭不是以空襲為先導。面對高技術空襲的威脅,被動式防空作為主動式防空的有效補充,在對付高技術空襲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凸顯出不凡的身手。

    迷彩融合 遮障隱真

    迷彩融合、遮障隱真是被動式防空的主要手段,旨在通過迷彩偽裝和遮障偽裝來消除或縮小目標與背景之間的波譜反射特性差別,降低目標的顯著性和改變目標外形輪廓,以對付各類偵察及打擊系統。海灣戰爭中,美軍采用標準黃棕色等迷彩偽裝涂料,對幾乎所有武器裝備噴涂了雙色或三色迷彩圖案,這些迷彩圖案不僅適用于伊拉克沙漠背景,而且還可以將目標內的溫度降低8度以上,大大減弱了目標的熱輻射強度。為了更好地對目標實施隱真偽裝,伊拉克則從西方引進了幾十萬平方米的可見光、近紅外和雷達偽裝遮障,并根據從第三國購買的衛星照片所揭露的目標暴露征候,對重要目標實施了周密的偽裝遮蔽和歪曲變形,取得了顯著的效果;伊戰中,伊軍還用偽裝遮障成功地對51架“米格”戰斗機進行了隱真偽裝,蒙蔽了美英聯軍的“天眼”,躲過了精確制導武器的打擊。

    近年來,隨著全天候、全譜段戰場偵察和感知系統的發展,以及精確制導武器打擊的實時化和精確化,迷彩偽裝正加速向智能變色、全譜防護的方向發展。據報道,外軍正在積極開展自動變色涂料、顏料等新材料的研究,力圖使目標表面顏色隨機“智變”,與背景融為一體。偽裝遮障在進一步追求偽裝防護全譜化的同時,將更加注重動態化和快反化設置。如瑞典正在研制的一種多波段快速部署偽裝系統,在探測到威脅后,可于10秒鐘內通過控制按鈕把偽裝遮障快速“噴射”出來,以實現對目標的快速偽裝;烏克蘭研制的“擋簾”應急偽裝系統,可在3~5秒鐘內通過燃爆拋射彈完成偽裝網的噴網和展開作業。

    示假模擬 制疑惑敵

    而今,高技術條件下目標的隱真越來越困難,這就為示假欺騙提供了契機。局部戰爭的經驗表明,一個真陣地周圍若設置2~3個假陣地,誘敵信以為真的概率為60~80%,目標遭空襲的損失可以降低50~60%。因此,示假欺騙作為被動式防空的有效手段備受各國的青睞。

    海灣戰爭中,伊拉克設置了大量假“飛毛腿”導彈,并為這些假目標配置了小型發動機,以模擬真目標的熱紅外輻射特征,從而欺騙了多國部隊,延長了空襲的時間。據外刊報道,被多國部隊擊中的目標80%是假目標。科索沃戰爭中,南軍在機場、重要交通線等要地目標附近廣泛設置假飛機、假導彈、假陣地,欺騙了北約的偵察與制導武器,有效地保存了軍事實力。伊戰中,伊軍充分借鑒海灣戰爭的經驗,在許多地區設置了假飛機、假導彈、假導彈支援車、假防空高炮、假雷達控制站等10多種假目標,從戰后美軍拍攝的伊軍戰場照片來看,這些假目標不少都遭到了空襲。

    隨著現代高技術偵察系統的發展,示假技術也取得了長足的進展。目前,美、俄、意、英、法、德等國軍隊也都研制并裝備有充氣式、膨脹式或裝配式假目標,不僅外形逼真,而且還能模擬目標的紅外、雷達特征,可以有效地欺騙紅外、雷達、激光等偵察系統,從而大大降低了精確制導武器打擊的可能性。如美軍裝備的霍克防空導彈排假目標,由9個模型組成,其中包括排指揮所、連續波搜索雷達、大功率探照燈、3臺60千瓦發電機和3個導彈發射裝置等。

空中設障 遮攔并舉

    空中設障是在反空襲作戰中于敵可能來襲的航線上設置攔截氣球、鋼索、空飄雷等空中攔障,以攔截、阻炸空襲之敵,或者通過施放煙幕、水霧、干擾箔條等空中幕障,以遮蔽目標,迷盲干擾敵方,遲滯其空襲行動,降低空襲效果。

    空中攔障產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戰,發展并廣泛應用于第二次世界大戰中。1941年10 月~1942年3月,德軍曾組織強大的空中力量,對蘇聯首都實施空襲。為了對付德軍的空襲,蘇軍在莫斯科上空設置了上千個氣球攔阻點,有效地配合了蘇軍主動式防空力量。第四次中東戰爭中,埃及在機場附近設置了阻攔鋼索,致使以色列2架超低空突襲機場的飛機被撞毀。近年來,外軍又在傳統空中攔障的基礎上,積極發展破壞性和迷惑性兼顧的空氣動力學氣球——氣球陷阱,以及空飄雷、空拋雷、反直升機地雷等。據外刊報道,目前,美國、俄羅斯、英國、奧地利、保加利亞等國軍隊都在積極發展反直升機地雷,以對付低空或超低空飛行器。如俄羅斯“速度-20”反直升機地雷能夠在數千米之外識別并跟蹤目標,自動計算出最佳攔截點,并利用高速破片摧毀低空飛行目標。

    空中幕障也是外軍用于被動式防空的主要手段。伊戰中,為對付聯軍的空襲,伊軍在首都巴格達周圍挖壕溝灌滿石油,加以點燃,滾滾濃煙籠罩在巴格達上空,不僅使聯軍紅外制導武器出現偏差,而且還減低了能見度,干擾了聯軍激光和電視制導武器的空襲效果。英軍“壁壘”系統由雷達和紅外誘餌火箭、屏蔽煙幕及“天網”懸浮氣球組成,用于機場、導彈基地等要地的防空,可對付飛機及現有的各種制導導彈。外軍還常常利用噴嘴噴出微細水霧,來降低地面、海上目標的可見光、紅外、激光等信號特征。如美軍在一些機場內,裝有許多類似澆花用的“噴灌器”,能在敵機臨空之前向機庫及各種輻射熱源“噴水”,以及時消除機場飛機的熱成像輪廓;英國也已研制成功大面積水霧噴灑系統,該系統利用許多水噴頭向艦船周圍和空中噴灑水霧,可有效對抗空中觀察與監視。

    工程設防 機動規避

    孫子曰:“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透視近年來爆發的幾場高技術局部戰爭,不難發現,巧妙地利用設防工程保護要害機關、指揮控制系統等戰略目標,通過機動規避、動藏結合策略,與敵周旋,對于保存戰爭潛力具有重要的作用。據報道,科索沃戰爭中,北約使用了20世紀最先進的偵察監視設備和空中打擊兵器,對南聯盟實施了長達78天的空襲,而南聯盟充分發揮其地下防御設施的作用,有效地抵御了北約的持續轟炸,直至戰爭結束軍隊仍保持了相當的實力。海灣戰爭中,伊拉克被動式防空工程體系發揮了相當大的作用,不僅保障了戰略指揮的穩定,保存了大量的武器裝備和有生力量,而且也對多國部隊構成了很大的戰略威懾。伊拉克戰爭中,美英聯軍發起了多次針對薩達姆的“斬首”行動,矛頭直指其藏身之處的指揮防護工程,但都無果而終。這充分顯示出依托設防工程實施被動式防空的有效性。

    在現代高技術戰爭中,準確掌握敵偵察衛星的運行規律,避開敵偵察衛星的過境時間,利用前次打擊與后次打擊之間的時間差,靈活變換目標位置,實施機動規避,仍不失為一種有效的被動式防空措施。海灣戰爭中,美軍每天平均有上百架次飛機對付伊拉克“飛毛腿”導彈。由于伊軍采取了機動規避措施,經常變換陣地,使得美軍空襲很難達到滿意的效果。伊軍通過機動規避不僅有效保護了相當數量的“飛毛腿”導彈,而且還給對方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壓力。科索沃戰爭期間,南軍充分利用北約從偵察、目標裝定到實施空襲這段極其寶貴的時間,在廣闊的戰場空間對兵力兵器實施大間隔的疏散部署,化整為零,組織作戰部隊實施快速機動、交替機動,既躲避了北約的空中偵察,又降低了單個目標的戰術、戰略價值,使北約幾乎根本找不到南軍大規模的集結地和比較集中配置的指揮中心,大大增加了北約集中打擊和整體毀傷的難度,明顯地降低了空襲的損失。(盧新才 謝勝武)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