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獨臂將軍——賀炳炎

來源:互聯網 責編:大嘴 作者: 時間:2007-04-11

1935年11月19日,紅2、紅6軍團在賀龍的指揮下,從桑植縣劉家坪轎子埡地區出發,開始了長征。賀炳炎任紅5師師長。部隊沿雪峰山西側,經花園市直奔云南瓦屋塘,擬由此翻山越嶺進入貴州。擔任前衛的賀炳炎紅5師第15團在翻越瓦屋塘的東山時,遭遇敵人的阻擊,雙方激戰,亂彈如雨。為了徹底消滅敵人,保障紅軍主力通過,賀炳炎命令機槍掩護,提槍高喊:“同志們,跟我來!”指戰員見師長沖鋒在前,全都躍出簡易戰壕,與敵人展開了更為激烈的戰斗。

  不幸得是,戰斗中賀炳炎又一次負傷。在此之前他已經五次負傷了。過去五次負傷,每次都是簡單包扎一下就像沒事一樣,這次他的右臂被炸成肉泥狀,骨頭全碎了,只留下一點皮連著肩膀。開始,賀炳炎還神志清醒,踉踉蹌蹌,掙扎著想去包扎,不料沒走幾步便一頭栽倒在地,昏厥過去。

 

  王軍醫跑過去幫他止血。結果,急救包打開一個又一個,繃帶纏了一條又一條,可血還是止不住。無奈,他大喊:“快,擔架!”

 

  “不,我不能下去!”賀炳炎醒過來,想從擔架上爬起來,但未等他坐起又暈了過去。

 

  “快送衛生部,找賀彪部長!”王軍醫催促著。

 

  賀龍隨總部機關離開瓦屋塘,正向西疾進,聽說賀炳炎身負重傷,急忙策馬折回,來到瓦屋塘戰地臨時救護所。賀龍俯身擔架旁,焦急而又輕聲地問:“賀炳炎,你……”

 

  這時,賀炳炎在賀彪部長的搶救下,傷口不再流血,人也漸漸地清醒了。看到賀總指揮,他強忍著劇痛硬擠出一絲微笑:“賀老總,沒……什么關系,……掛了……點花,我的血好,不礙事……”

 

  “很嚴重,右臂的骨頭全打碎了。”賀彪背著賀炳炎悄悄地對賀龍說:“是湯姆子彈打的。”

 

  “你看清楚了沒有?”賀龍仍抱著一線希望問。

 

  “彈頭在右臂大骨處炸開的,只剩下幾根筋連著。”

 

  “能不能保守治療?”

 

  “不能,必須截肢!如果不立即截肢,還會有生命危險。”

 

  “手術需要多少時間?”

 

  “大概要3個小時。”

 

  賀龍轉身對通信員說:“傳達我的命令,命令全體再堅持打3個小時,保證給賀師長做手術的時間。”

 

  不巧的是,當時僅有的一點醫療器械已馱運轉移了,一時半會兒運不回來。救護醫生當即讓人從老鄉那里找來一把鋸木頭的鋸子,決定用它來鋸掉賀炳炎受了重傷的右臂。

 

  就要動手鋸臂了,醫務人員將藥箱翻遍了,竟然也找不到半點麻醉藥。

 

  怎么辦?大家正十分焦急時,有人提出用嗎啡,并說多吃一些嗎啡可以起麻醉作用。賀龍聽后,問醫生:“吃嗎啡,有沒有其他副作用?”

 

  醫生回答:“吃少了不管用,吃多了可能對大腦有損傷,再一個很可能上癮。”

 

  賀龍自言自語道:“我還要賀炳炎給我沖鋒呢,你們就沒有別的什么辦法?”

 

  這話被從昏迷中醒過來的賀炳炎聽見了,他用左手將醫生端上來的嗎啡打翻在地,說:“嗎啡,我不吃。關云長還能刮骨療毒,何況我是共產黨員!”

 

  醫生找來四名力大體魁的戰士,要他們按住賀炳炎。賀炳炎對醫生說:“麻煩你們給我找塊毛巾塞到我嘴里就行了。麻煩同志們把我綁在門板上。”

 

  醫生開始用木鋸鋸賀炳炎的胳膊,賀炳炎看到醫生的手在輕輕地發抖,怎么也不敢使勁,賀炳炎鼓勵說:“我自己都不怕,你還怕什么?來吧!”

 

  開始鋸臂了,賀炳炎忍住劇痛,豆粒大的汗珠直往外涌。他用受傷的左手死命地摳著床邊,熬過那艱難的一刻……手術終于做完了,前后共用了2個小時又16分鐘。賀炳炎嘴里的毛巾被他咬得稀爛!

 

  做完手術,賀炳炎含著眼淚問賀龍:“總指揮,我以后還能打仗嗎?”

 

  賀龍緊緊地握住老部下的左手,用自己的袖子擦去賀炳炎臉上的汗水,用極其肯定的語氣說:“怎么不能打仗,你還有一只手嘛!只要我賀龍在,就有你賀炳炎的仗打!”

 

  賀龍用一塊手巾包起了賀炳炎鋸下的骨頭,對旁邊的戰士們說:“這是黨的好兒子的骨頭。將來革命成功了,這些都是珍貴的文物。”

 

  手術后,賀炳炎僅僅在擔架上躺了6天,就又勒馬率部馳騁沙場了。

 

鏈  接:

 

賀炳炎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著名高級將領。1913年生,湖北松滋人。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紅軍中隊長、騎兵連連長兼政治指導員、手槍大隊大隊長、團長、師長等職。參加過湘鄂西、湘鄂川黔蘇區歷次反“圍剿”和長征。在戰斗中負傷被截去右臂,被稱為“獨臂將軍”。

    抗日戰爭爆發后,任八路軍第120師716團團長,率部挺進同蒲鐵路北段的寧武、神池、朔縣一帶,在敵后發動群眾,開展游擊戰爭。1937年10月,指揮716團一部取得雁門關伏擊戰的勝利,殲滅日軍500余人,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1938年1月起任第120師獨立第3支隊司令員、第358旅副旅長兼晉綏軍區第3分區司令員,率部轉戰于冀中、冀南、冀魯豫等地,取得蓮子口、板橋等戰斗的勝利,領導開辟了大清河北抗日根據地。1940年參加百團大戰,在米峪戰斗中殲滅日軍l個中隊,生俘日軍20名。1942年到延安,先后在軍事學院和中共中央黨校學習。1944年11月奉命率358旅百余名干部同359旅王震部南下,來到處于日、蔣、偽聯合包圍之中的大悟山地區,與新四軍第5師勝利會合,開辟新區。他采取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避強擊弱,敵占城市我占鄉村,不僅站穩了腳根,而且得到迅速發展,部隊擴展到1個獨立旅4個獨立團,領導組建江漢軍區,任司令員。抗日戰爭中,他率部艱苦轉戰,屢建奇功,為民族獨立與解放作出重大貢獻。

    解放戰爭時期,歷任晉北野戰軍副司令員,晉綏軍區第3縱隊副司令員兼5旅旅長,西北野戰軍第1縱隊副司令員、司令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歷任第1軍軍長兼青海軍區司令員、四川省軍區司令員、西南軍區副司令員、成都軍區司令員等職。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1960年7月1日于成都病逝。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