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新時期國防科技工業的發展與改革

來源:互聯網 責編:大嘴 作者:張 云 川 時間:2007-05-03

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一個五年規劃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以科學發展觀統攬全局,從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大局的高度,明確了國防科技工業發展的方針、重點任務和目標要求。全面理解、深入貫徹科學發展觀和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精神,大力推進國防科技工業發展與改革,促進國防建設與經濟建設協調發展,是“十一五”期間一項關系全局的重要任務。

一、堅持新時期國防科技工業發展的正確方針

  《建議》指出,國防科技工業,要堅持軍民結合、寓軍于民,這是指導新時期國防工業發展的基本方針。作為國家戰略性產業的國防科技工業,是武器裝備研制生產的物質和技術基礎,是先進制造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科技創新體系的一支重要力量。綜觀當今世界,各大國無不高度重視本國的軍事工業。《建議》深刻把握國內外形勢的新變化,對我國國防科技工業發展與改革提出了新的任務和要求。

  第一,新軍事變革加速推進對國防科技工業提出新要求

  近年來,新軍事變革加速推進,一些發達國家國防工業轉型步伐明顯加快。美國將原來以洲際導彈、戰略轟炸機和戰略核潛艇所構成的“三位一體”核威懾體系,調整為“核與非核打擊能力”、“主動與被動防御能力”和“靈活反應的基礎設施”構成的“新三位一體”戰略威懾能力體系。其中,“靈活反應的基礎設施”指的就是國防工業基礎。國防科技工業不僅是武器裝備研制生產的骨干力量,而且直接成為國家戰略威懾的重要組成部分。黨中央審時度勢,對積極推進中國特色軍事變革,提高信息化條件下的防衛作戰能力作出了戰略部署。適應新軍事變革要求,切實增強高新武器裝備供給保障能力,是國防科技工業光榮而艱巨的歷史任務。

  第二,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對國防科技工業提出新任務

  實踐充分表明,最先進的技術往往產生或首先應用于軍事工業領域,軍工高技術向民用領域的擴散、轉移和產業化,對帶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當前,軍工高技術產業已成為一些發達國家的主導產業乃至支柱產業,是其參與國際競爭的“王牌”。以航天航空工業為例,2004年美國航天航空工業營業收入達1610億美元,其中出口568億美元,對外貿易順差近320億美元。國防科技工業作為技術密集、人才密集的高技術產業,在輻射引領和帶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方面負有重要使命。《建議》把國防科技工業作為國家產業結構升級、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的一項戰略措施,體現了對經濟發展規律和我國經濟發展形勢的科學把握,凸顯出這一戰略性產業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中的重要地位,也對國防科技工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第三,新時期科技發展對國防科技工業提出新挑戰

  高新技術迅猛發展,科技特別是戰略高技術日益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決定性力量。20世紀發端于軍工的電子計算機技術、因特網技術、核能技術、空間技術等重大突破深刻改變著社會的整體面貌。當前,軍工戰略高技術正進一步成為未來科技競爭的關鍵領域。一些發達國家投入大量資源,力圖奪取未來競爭的戰略制高點。國際空間站、伽利略衛星導航定位系統、國際熱核聚變反應堆等重大科技工程相繼啟動。積極應對戰略高技術領域的國際競爭,集中力量突破一批關鍵技術,在未來前沿科技競爭中占有一席之地,是國防科技工業的重要責任。

  “十一五”期間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也是國防科技工業全面貫徹“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學發展觀、實現新的跨越的關鍵時期。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中央領導集體,站在我國現代化建設的全局和戰略高度,對國防科技工業提出了明確要求:堅持軍民結合、寓軍于民,促進軍民良性互動、協調發展;堅持強化基礎、自主創新;努力提高科研和制造水平;堅持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盡快建立和完善適應武器裝備需要和市場經濟要求的體制機制;堅持以人為本,實施人才戰略,培養造就一大批高素質的國防科技人才,為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目標,為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作出更大貢獻。這“四個堅持”高屋建瓴,統攬全局,為新時期國防科技工業發展與改革明確了根本指導方針。全面貫徹科學發展觀和“四個堅持”的總要求,認真落實《建議》的戰略部署,是“十一五”時期國防科技工業的根本任務。

二、大力提高科技自主創新能力,增強
 國防科技工業的核心競爭力

  增強自主創新能力,是《建議》確定的一個新戰略,是調整產業結構的中心環節,也是優化國防科技工業結構、促進國防工業發展的關鍵。科技自主創新是國防科技工業的本質特征和內在要求,是發展軍工先進生產力的根本途徑。國家安全的極端重要性、武器裝備追求獨特和領先的屬性以及戰略性產業競爭的特征,決定了國防科技發展必然是一個高強度、持續的自主創新過程。歷史和現實經驗均表明,最先進的武器是買不來的,軍工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國防科技工業的創新能力也是買不來的。必須把提高科技自主創新能力擺到全部工作的突出位置,把發展的基點放到自主創新上,這是國防科技工業增強核心競爭力的必由之路。建國五十多年來,我國國防科技工業依靠自力更生、自主創新,取得了以“兩彈一星”和載人航天為標志的輝煌成就,為國防現代化和經濟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國防科技工業集聚了一大批優秀科技人才,擁有比較完整的科技體系和國內一流科研設施,是國家科技創新體系的一支重要力量,是我國高新技術研發和軍民用技術雙向轉移的重要基地。目前,進一步增強軍工科技創新能力,把軍工的巨大潛能充分發揮出來,對于國家經濟科技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

  提高自主創新能力,是新時期國防科技工業發展的迫切要求。從總體上看,我國國防科技工業自主創新能力還不夠強。一是武器裝備研制創新能力存在一定的差距,不適應信息化戰爭對武器裝備發展的要求。裝備研發總體上水平不高,在軍工關鍵材料、關鍵元器件、動力技術等方面還存在瓶頸。二是軍民結合產業技術創新能力存在較大差距,不適應產業優化升級對軍工高技術產業的要求。軍工科研體系主要以滿足武器裝備的發展需求為取向,科研人員、經費主要集中于軍品領域,尚未完全形成適應軍民結合高技術產業發展的科技支撐和創新體系,這是軍工行業高新技術產業規模小、核心競爭力不強的重要原因。三是基礎研究和前沿技術發展存在差距,不適應科技持續和跨越發展的要求。長期以來,科技工作主要跟隨型號研制需要,在基礎性科研和關鍵技術的超前發展方面投入有限,導致知識積累與技術儲備不足,缺乏不少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自主創新能力不強,已經成為制約高新武器裝備發展和軍工產業做強做大的關鍵因素。

  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必須創新發展思路,牢固樹立建設創新型產業的目標,切實轉變軍工科技發展模式。要把提高自主創新能力作為推進新時期國防科技工業發展的重大戰略措施,著力實現“三個轉變”:一是在發展理念上從跟蹤發展向自主創新轉變。盡快擺脫跟蹤研仿的思維模式束縛,樹立創新立業的觀念,鼓勵大膽探索,掌握核心技術,不斷增強創新能力,激發創新活力。二是在發展模式上從重產品輕基礎向二者協調發展轉變。瞄準未來技術發展方向,結合當前重點型號需要,加強基礎研究和前沿技術研究,培育自主創新的科技基礎。三是在發展機制上從軍民分割、封閉發展向軍民結合、寓軍于民轉變。通過技術資源、技術人才的互動和科技成果的雙向轉化,促進軍用和民用技術及產業的相互促進、協同發展。要以自主創新為主導,使國防科技工業創新取向更明確,創新活力更充沛,創新能力更強大,真正成為主要依靠創新推動發展的創新型產業。

  增強國防科技工業自主創新能力,必須突出重點,抓住關鍵:一是健全科技創新體系。國防科技創新體系是以國家戰略需求為主導、以國防科研院所和企業為主體、以民用科技創新體系為依托,包括武器裝備研發制造創新、軍工產業技術創新和基礎研究創新的大系統。要根據武器裝備、民用產業和基礎研究發展的不同需要,構建獨具特色的國防科技工業科技創新體系。國防科技和基礎研究以國家科研院所、研究型大學為主,企業研發為輔,民用產業要以企業為技術創新主體,推進產學研結合。二是大力推進自主創新的基礎能力發展。要充分發揮型號牽引的作用,促進基礎研究、應用研究、技術開發、技術集成和產品研制多環節的相互促進和協調發展。特別是要重視國防基礎性科學技術的發展和相關支撐手段的同步建設,逐步構建體系合理、功能完備、技術先進、軍民兼容、效率突出的科技基礎條件平臺。三是實施若干重大科技專項。實施以“月球探測工程”、“百萬千瓦級核電站科技工程”等為代表的重大科技專項,突破基礎研發和集成能力的制約瓶頸,培育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新技術產業群,帶動國防科技和產業的整體躍升。四是切實增強原始創新、集成創新和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能力。軍事技術領域的高度對抗性,特別要求把原始創新擺在突出位置,鼓勵奇思妙想,積極探索新概念、新原理、新思路、新方法,加強基礎研究和前沿技術研究,增強技術儲備;要把提高系統集成能力作為自主創新的關鍵環節,依托重點工程打造集成創新平臺,創造性地吸收和集成多方面的知識、技術和產品,實現最終產品自主創新;要充分利用改革開放的條件,加大引進技術的消化吸收力度,提高自主創新的起點,增強開放條件下的再創新能力。

三、加快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推動
國防科技工業實現跨越發展

  推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是“十一五”期間的一項重要任務。近年來,國防科技工業結構調整取得了重要進展,但老舊產品能力過剩,高技術產品能力不足,軍民結合高技術產業發展滯后,體系相對封閉,專業化配套不足,現代工藝手段不同步等矛盾仍比較突出。《建議》明確提出,國防科技工業“十一五”期間要“繼續調整改造和優化結構”,把結構調整優化擺在突出位置,這抓住了要害,為軍工產業跨越發展明確了方向。

  推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要按照“小核心、大協作、寓軍于民”的要求,進一步調整和優化科研生產能力結構。武器裝備型號和軍民結合型重大項目總體及關鍵分系統等科研開發生產能力,要作為大型軍工集團的主業發展,形成“小核心”;一般配套和加工能力要立足全社會布局,形成基于國民經濟基礎的“大協作”。對于核心能力要進一步加大改造力度,提高能力水平,使其成為軍工先進制造業的龍頭;對于一般配套能力要結合任務和市場需求,按產業鏈整合生產要素,對產品相同、設施相近、重復設置、規模偏小的企業,通過聯合重組改造,形成一批專業化、產業化發展的企業和企業集團;對于產品和工藝落后、經營困難的軍工企業,加快實施破產、兼并、重組,精干軍工主體,提高資源利用效率。

  要把大力發展軍工先進制造業擺在突出位置,著力提高軍工產品的研發和制造水平。把強化產業基礎和數字軍工建設作為產業升級的突破口,抓住制約武器裝備和國防科技工業發展的關鍵和薄弱環節,重點強化產業通用基礎設施建設;加強軍民產品系統研發設施建設,形成若干起龍頭作用的現代化的總體設計和總裝集成、關鍵分系統科研生產基地,輻射帶動中間配套能力的發展;加大生產線改造力度,積極采用先進生產模式,提高工藝技術水平、靈活反應能力,建設一批精益、敏捷、現代化的生產線。以信息化提升傳統產業,以產品設計、試驗、制造和管理信息化為重點,推進數字化、集成化、網絡化建設和科研生產模式變革。

  要加快軍工高技術產業發展,壯大產業規模,提高產業技術水平。進一步開拓發展思路,由注重產品發展向注重產業發展和拓展產業鏈轉變,推進資源重組整合,提升產業規模和效益。積極推動軍民兩用性強、軍工具有比較優勢的高技術實現產業化發展,培育新經濟增長點。

  “十一五”期間,要瞄準國家2020年遠景目標,立足當前國防建設和國民經濟發展的需要,在高新技術武器裝備供給方面基本滿足部隊裝備機械化和信息化要求,在高技術產業發展方面初步實現結構高級化,在基礎能力方面使基礎科研和基礎建設得到顯著加強,初步形成寓軍于民新體系框架和軍民互通、互動機制,實現國防科技工業的新跨越。核工業要以核電發展為龍頭,以核燃料循環為支撐,以核應用技術產業化為新的經濟增長點。航天工業以載人航天工程、探月工程、大容量通信衛星、新一代運載火箭為重點,加快發展民用航天。航空工業以支線飛機為重點,適時啟動大飛機的研制,重視發展通用飛機、民用直升機和轉包生產,初步實現民用飛機產業化。船舶工業要重點建設環渤海、長江三角洲及珠江三角洲三大造船基地,突破一批重大關鍵技術,設計和集成能力顯著增強。兵器工業要用信息技術、新型工藝改造、提升傳統兵器工業,初步實現兵器工業高科技、產業化的發展格局。加快發展民用車輛、特種化工、光電和應急防護等產業,形成知名品牌,提高整體實力和經濟效益。電子工業要加強并著力提升電子信息系統的綜合集成能力;加大關鍵電子元器件和信息基礎產品的工程化力度,加速推進國產化進程。“十一五”期間,國防科技工業總收入要大幅度增加,經濟效益顯著提高,初步形成若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企業集團。

四、加強統籌協調,正確處理影響國防
科技工業發展全局的若干重大關系

  《建議》要求,健全軍民互動合作的協調機制,增強軍民轉換能力。為此,要處理好以下關系。

  第一,正確處理軍和民的關系,堅定不移地走軍民結合、寓軍于民的發展道路

  堅持軍民結合、寓軍于民,是國防科技工業持續健康發展的內在規律性要求,是促進軍民良性互動、協調發展,實現以軍帶民、以民促軍的必由之路。要加強軍民統籌,建立和完善軍民互動合作的協調機制,在確保武器裝備供給的同時,大力推進軍民兩用技術及產業發展,推動先進成熟的軍工技術進入民用領域,實現產業化,帶動國家產業結構優化升級。與此同時,要充分發揮全社會的資源優勢,積極吸納民用工業的先進技術,推動民用高科技向軍用轉移,把武器裝備建設植根于國民經濟基礎之上。通過加強軍民用技術的雙向互轉以及軍民產業的互動合作,推動國防建設與經濟建設相互促進、協調發展。

  第二,正確處理當前和長遠的關系,大力實施國防科技工業基礎能力戰略

  堅持立足當前、著眼長遠,既要滿足當前型號任務,更要加強產業基礎建設,增強全面持續保障能力。實施“強化基礎、提高能力、軍民結合、跨越發展”的總體戰略,按照主動、高效、可持續的要求,統籌型號研制和基礎能力建設,在先進武器裝備工程材料、關鍵基礎產品研發條件、重大公共試驗設施、軍工信息化、技術基礎條件等領域實施若干專項規劃,建設形成一批高水平、現代化的武器裝備研發平臺,夯實發展基礎,增強發展后勁。

  第三,正確處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與加強政府宏觀管理的關系,大力推動體制機制創新

  “十一五”期間是進一步完善市場經濟體制的重要時期,是國防科技工業推進體制轉型的關鍵時期。要把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作為推進發展的根本動力,統籌發展與改革開放,盡快建立健全適應武器裝備建設和市場經濟要求的新體制新機制。目前,在武器裝備科研生產建設領域,既存在市場機制沒有充分發揮、缺乏效率的問題,也存在政府監督管理職能不到位的問題。要積極探索軍品這一特殊市場的客觀規律,加快建立健全競爭、評價、監督、激勵機制,進一步深化軍工企業改革、科研院所改革和投資體制改革,培育具有較強市場競爭力和持續發展能力的市場主體,激發企事業發展的內生動力和活力。按照經濟調節、市場監管、社會管理、公共服務的要求,全面履行政府職能,強化管理、服務和監督,不斷優化發展的環境。

  第四,正確處理國防科技工業發展與人才隊伍和文化建設的關系

  要堅持以人為本,把事業發展與人才隊伍建設有機結合起來。牢固樹立科學人才觀,進一步推進人才結構調整,創新人才工作機制,優化人才成長環境,實施人才培養工程,形成一個有利于人才脫穎而出的良好氛圍。以國防科技高層次人才的培養、吸引、使用為重點,造就一支專業配套、結構合理、素質優良的經營管理人才、專業技術人才、專門技能人才隊伍,特別是要凝聚、造就一批在重大科技與工程技術領域把握世界前沿的核心科技人才,形成由核心人才領軍的創新團隊。按照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要求,妥善處理發展、改革與維護和諧穩定大局的關系。要把新時期軍工先進文化建設作為服務“第一要務”、打造現代軍工的亮點工作,發揮文化建設鑄魂、興業、育人的整體長效功能,建設富有時代精神和獨具特色的軍工文化,為國防科技工業發展提供強有力的精神支柱和智力支撐。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