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轉型時期的俄羅斯遠東軍事工業綜合體

來源:互聯網 責編:大嘴 作者:馬 蔚 云 時間:2007-09-07

【內容提要】俄羅斯遠東地區經濟迄今仍具有軍事化的特點。經濟轉軌以來,軍工企業陷入全面危機。生產持續下降,軍轉民困難重重。軍事訂貨和軍費開支銳減、補貼減少、轉產資金不到位等是其重要原因。大力發展軍火出口,是解決企業資金短缺的重要途徑,“遠東”金融工業集團將是軍工企業投資資金的主要來源。

【關鍵詞】俄羅斯  遠東  軍事工業綜合體  軍工企業  軍轉民

【作者簡介】馬蔚云,1966年生,現為黑龍江大學俄羅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博士生。(哈爾濱 150080)

 

遠東軍工企業概況和轉型期的危機

(一)軍工企業概況

早在衛國戰爭期間,遠東地區的工業基本上是為軍事服務。戰后,國家的政策未變,仍然是優先發展國防工業,國家在遠東建立了一些以軍事工業為中心的城市,所有這些城市有個共同點,即生產結構單一,專為軍工生產服務。濱海邊區90%以上的區中心都是為軍事工業服務的城鎮,如:阿爾謝尼耶夫--飛機制造,大卡緬--核潛艇修理,達利涅戈爾斯克和卡瓦列羅沃--為國防工業開采原料,這些原料在民用工業中使用率極低。遠東的軍事設施和駐防部隊很多(有150萬軍隊和太平洋艦隊),很多企業首先要承擔起直接為本地區部隊服務的任務,使軍事工業客觀上處于優先發展的地位。遠東地區約有40家軍工企業,其中32家組成地區軍事工業綜合體,分屬于原蘇聯造船工業部、航空工業部、電子工業部、無線電工業部、國防工業部。1991年后,全部國防企業均隸屬于俄聯邦工業部下設的各專業局。在遠東國防綜合體部門結構中,居主導地位的是造船、修船業和飛機制造業。這些企業1989年的產值約占軍事工業綜合體總產值的90%。實際上,為軍工生產服務的企業很多,許多民用企業也生產軍工產品,如哈巴羅夫斯克石油加工廠、“日勃伊-1”工廠、哈巴羅夫斯克第一鋼筋混凝土制品廠、“日出”縫紉廠、電子技術廠、硫酸廠、“遠東柴油機”廠、霍爾斯克水解廠等。幾十年來,超限度地強行擴大軍事潛力使遠東地區經濟高度軍事化,而且達到超出國防實際需求的水平。

改革以前,遠東軍工企業產值占遠東地區工業產值的10%,職工人數占全地區職工總數的13%,固定資產占全地區的6.3%。上述3個指標在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分別為22.5%、24%、17%;濱海邊疆區分別為13.6%、20%、10.3%。而阿爾謝尼耶夫市和大卡緬鎮軍工生產分別占工業企業總產值的91%和99.8%(1990年)。遠東的工業帶有濃厚的軍事色彩,同時影響了本地區機器制造業的生產結構。遠東地區軍工企業分屬不同部門,彼此之間的協作關系薄弱,因此造成人才、資金分散和重復生產,其特點是生產部門的專業化很窄,實行配套生產,缺乏發達的科學研究基地。研制和設計部分基本上局限于某些設備及單個部件和零件方面,絕大部分原料和配件(濱海邊疆區多達2萬~3萬種)都是由俄羅斯中心地區供應的。這種情況是過去計劃經濟嚴格分工造成的。

(二)軍工企業的危機

1.國防訂貨削減,國家拖欠貨款

遠東的軍工企業分為3類:(1)擁有100%軍事訂貨和不應轉產的企業以及軍事訂貨占70%~90%的企業,包括軍事訂貨減少幅度不大的企業,這部分企業約占20%。主要有以下企業:“花崗石”、“東方”、“浪花”、“進步”航空公司、“時代”太平洋企業、“星”工廠、 "艦旗”、“加加林”工廠等。這些企業由于有訂貨,因此能維持生產,但國家經常拖欠貨款,因此也使企業困難重重。(2)軍事訂貨大幅度減少的企業,其軍事訂貨減少50%~70%。由于生產設備不能改產民用產品,導致生產大幅度下降,如埃利班機器廠。也有些企業本來就是軍民兩用,可以迅速轉產民用產品,如哈巴羅夫斯克船舶制造廠、阿穆爾船舶制造廠等。這些企業的生產流程變化不大,但是必須改造現有設備,增加新設備。(3)完全沒有軍事訂貨的企業(濱海邊疆區5家,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6家),或者其軍事訂貨在企業總產量中占很小比重的企業。如“帆船”、“聚合物”、“時代”、“合金”工廠、“紅艦旗”、共青城機器制造廠、“智神”企業等。這類企業基本上處于生產停頓,職工失業的狀態。

首先,遠東軍事工業綜合體企業軍工生產的急劇下降是由于國家軍事訂貨大幅度削減而引起的。同1988年相比,1991年遠東軍工企業的國家訂貨平均減少20%~60%,而1996年,國家訂貨僅為1991年的30%,到1997年,國家訂貨在上述基礎上平均下降60%~80%。改革以來,損失最大的是濱海邊疆區的軍工企業。截止1998年初,國家欠濱海邊疆區軍工企業債務達4 000億盧布,欠“星”工廠580億盧布,欠“遠東船舶機械廠”340億盧布。在這種情況下,軍工企業各種債務急劇增加。如目前濱海邊疆軍工企業養老金欠款為3.4億盧布[1],其中情況最嚴重的是“星”工廠、“遠東工廠”、“進步”航空公司。濱海邊疆區的軍事工業產值曾占邊疆區工業總產值的1/4,目前生存相當困難。

國家沒有對由于大規模削減軍事訂貨而造成的損失進行補償,給軍工企業的財務狀況帶來消極影響,造成企業利潤下降。在得不到國家撥款的同時,企業的費用增加了,如停產設備的保養費用、改產民用產品的費用、人員重新培訓的費用等。按計劃,遠東軍轉民規劃1992~1995年需要資金約20億美元,實際到位不足1%。濱海邊疆區1992~1994年轉產計劃需要資金9.17億美元,而實際撥款只有0.8%. 1993年,國家撥給濱海邊疆區軍工企業轉產資金中,國家預算撥款僅占60%,銀行貸款占25%。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在貨款資金增加的情況下,國家預算撥款從1992年的86%降至1993年的38%。而1995年全年和1996年1~9月,國家沒有將轉產貸款劃撥給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1997年,濱海邊疆區的每個軍工企業根據轉產要求,制定了十幾個轉產計劃。為了爭取國家撥款,這些計劃經過國家各部委的多次鑒定,然而,沒有一家企業得到財政撥款。由于國家在軍事工業改革問題上缺乏遠見,加上國家不能保證國防訂貨的及時結算,尤其是國防部沒有能力支付已經完成的國防訂貨貨款,轉軌7年來,軍工生產大幅度下降。而國防訂貨的急劇減少,使遠東地區經濟高度軍事化的城鎮陷入經濟困境。

2.軍工企業開工嚴重不足,職工沒有可靠的社會保障

軍工企業平均工資比其它工業部門低60%,造成工程技術人員和熟練工人流失。同1989年相比,1992年遠東地區軍工企業職工人數減少17%, 1993年減少13%。同1991年相比,1994年減員30%,潛在的失業人員占全體人員的30%~40%。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生產停頓幾個月的現象屢見不鮮,工作時間縮短,許多生產車間被關閉。1993年,企業的經濟形勢急轉直下。有些軍工企業的生產規模只相當于1992年的1/10~1/20之間,接受軍事訂貨企業規模只相當于1992年的1/10~1/20之間,接受軍事訂貨企業的職工人數下降1/2~2/3,生產設備的利用率只有10%~20%。而轉產最困難的海洋儀器儀表制造企業幾乎處于停產狀態(如“阿斯科里德”、“瓦蘭人”、“遠東儀器”、“綠寶石”、“無線電儀器”等企業), 1996年,電子產品和通訊設備生產下降幅度達30%~35%。截止1998年初,國家訂貨只能保證軍工企業10%的生產能力。就業問題成為軍工企業面臨的頭等大事,使軍工企業的社會問題更加尖銳化。絕望的工人們紛紛加入到罷工者的隊伍,特別是1997年3月“星”工廠和同年11月“進步”公司工人的罷工頗具代表性。

3.軍品和民品缺乏競爭力

遠東地區軍工企業在技術工藝水平相同的條件下,生產費用比俄羅斯其它同類企業高出60%~80%。產品批發價格上漲,運輸費用高,使軍工企業在國內市場失去了競爭力。如1991~1994年,濱海邊疆區機器制造企業產品的批發價格上漲1 046.5倍,而同一時期俄羅斯的平均漲幅為1 324.6倍。邊疆區整個工業產品的批發價格上漲2 636倍,而俄羅斯平均上漲2 679.9倍。運輸費上漲也為企業增添了新的困難。1995年初,運費再次上調后,1噸石油從上安加爾斯克到哈巴羅夫斯克的運費為27.5萬盧布,而1噸石油的價格才34萬盧布。在國際市場上也是如此,遠東約20%的軍工企業,其主要產品的銷售價格超過國際價格,產品缺乏競爭力。以“哈巴羅夫斯克供暖設備廠”為例,它的主要產品的銷售價格比國際市場價格高120%,物質消耗占產品成本的60%, 1噸國內原料的價格比國際價格高40%~60%.

遠東軍工企業的改革

為了扭轉包括遠東地區在內的經濟的畸形結構,80年代末,國家提出了軍工企業改革的任務,實際上是對整個經濟結構的調整和技術的改造。改革初期,突然減少軍事訂貨和相應的軍費開支,是遠東各軍工企業生產下降的一個主要因素。

(一)聯邦及地方政府關于軍轉民的政策

1990年,原蘇聯部長會議國家軍事工業問題委員會會同國防部和國家計劃委員會國防司于1990年制定了《1995年前國防工業轉軌和在國防綜合體發展民用產品生產的國家計劃》。計劃規定在國防企業中增加以下12類商品的生產:耐用消費品、農業技術設備、輕工業和食品工業設備、商業和公共飲食業設備、醫療設備、電子設備等。計劃的主要內容有:國家減少對軍工企業的撥款,1995年前大幅度擴大民用產品的生產,到1995年末軍工企業民用產品的產量達到其總產量的60%~65%. 1990年6月,遠東軍工企業對上述計劃進行討論時,認為這個計劃很不完善:沒有考慮到改革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沒有對各地區、各企業的具體經濟形勢進行分析;缺乏轉產的立法基礎;沒有考慮到進行轉產的經濟條件,在減少國家對國防工業預算撥款的同時,并沒有對企業轉產的撥款問題作出說明,如建立貸款資金的具體措施等。1991年7月26日,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國家經濟委員會審核了俄聯邦境內軍工企業的新的轉產綱要。1991年下半年,俄羅斯社會經濟形勢急劇惡化,使軍工企業轉產計劃的實施受到極大影響。1992年,俄聯邦制定了軍事工業轉產計劃,提出“重建俄羅斯商船隊”、“發展民用航空技術”、“研制和生產新型醫療技術設備”等轉產計劃。1993年11月6日,俄聯邦頒布了《關于穩定軍工企業單位經濟狀況和保證國家國防訂貨的措施》的決議。1994年7月8日,俄聯邦頒布了《關于壓縮動員能力和動員儲備》的總統令,轉產在大范圍內展開。1995年俄聯邦政府對遠東軍工企業轉產作出具體規定:保持和發展國防綜合體的科技潛力;充分利用閑置的設備,保證最新民用產品的生產,實行軍工和民用生產的一體化;對軍工企業的所有制關系進行調整,其中包括在軍工企業中建立大型康采恩、技術園區等;充分利用轉產企業生產民用產品的條件,發展燃料動力系統的基礎設施,解決生態問題。同時,對遠東軍工企業改革的結構政策作出具體規定。如聯邦一級保障國家軍事訂貨,提供優惠貸款、稅收優惠;遠東地區一級對轉產計劃提供資金補貼,提供稅收優惠;企業一級應加強與其它部門企業的合作等。1996年4月,俄總統批準《遠東和外貝加爾1996~2005年經濟與社會發展聯邦專項綱要》. 《綱要》第三章把軍工企業轉產作為一個子綱要進行了規劃。1997年3月17日,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發了《關于完善俄聯邦權力機關的機構的命令》,取消了1996年5月成立的俄羅斯國防工業部,將其職能轉交俄聯邦經濟部。

同年,國家制定了國防工業1998~2000年改組和轉產的聯邦綱要,開始對國防工業進行結構改革。綱要對軍工企業改革作了若干說明,其中最主要的是把俄羅斯軍工企業的數量裁減2/3。裁減后大約剩600家骨干企業(目前約有1 700家軍工企業)。遠東各州(邊疆區)根據聯邦關于軍工企業轉產綱要,確定骨干企業名單,聯邦政府批準后將從轉產基金中撥專款投資骨干企業,予以國家訂貨。濱海邊疆區有望進入骨干企業行列的只有“星”工廠、“進步”公司、“遠東造船機械廠”和“東方造船廠”等少數幾家企業,而且最多只能保證30%的訂貨。1998年初,邊疆區行政長官下令從邊疆區預算撥出2 000萬新幣(即相當于舊幣200億盧布)用于支持骨干企業。“遠東儀器制造廠”、“時代”企業和“綠寶石”等不在骨干企業行列的企業必須全部改產民用產品。為了支持轉產,州長已下令給軍工企業減免部分財產稅。邊疆區政府從扶持小企業基金中撥出專款用于“遠東儀器制造廠”和“無線電儀器廠”生產民用產品。在濱海邊疆區行政長官1999年初已明確表示,在1994~1998年期間,因國家沒有及時付清濱海邊疆區國防訂貨貨款,致使企業拖欠應上繳邊疆區預算的資金,政府決定予以沖銷其罰金和罰款[2].

(二)軍工企業軍轉民進程

遠東軍工企業的改革大體可分為3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1988年末至1991年上半年。這一階段的特點是:減少軍事訂貨,減少國家對國防工業的預算撥款,停建新的軍工企業,增加民用產品特別是日用消費品的生產,以緩解國內市場商品嚴重短缺的現象。1989年,遠東飛機制造工業企業的軍事訂貨占其產量的93%, 船舶維修和船舶制造工業軍事訂貨占62%,電子工業企業軍事訂貨占18%。與1989年相比,1990年國家軍事訂貨減少12%. 1990年,60%以上的軍工生產集中在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35%在濱海邊疆區,4%在阿穆爾州。1990年軍工企業總產值下降4.5%,而民用產品的生產增加150%。遠東的軍工企業在轉產過程中,主要生產技術含量較低的民用產品,其中主要是日用消費品。

第二個階段:1991年下半年至1994年初。這一階段的國防工業改革是在全俄羅斯經濟改革背景下進行的。國家的政治和經濟體制發生巨大變化,俄羅斯的經濟危機進一步加深,國家對軍工企業的預算撥款急劇下降,大規模減少軍工產品的國家訂貨。這一時期軍工企業主要轉產方向是面向遠東地區內部市場急需的民用產品。首先是生產農業機械設備、醫療器械和家用電器等。此外,阿爾謝尼耶夫“進步”航空公司研制在城市執行巡邏任務的輕型直升飛機,并開始生產八座位的直升飛機和大型客機安-74。阿穆爾機器制造廠開始生產載客110人的公共汽車。總體上,民用產品所占份額較低,國防工業生產繼續萎縮。從1991年下半年起,軍工產品的生產開始明顯下降。由于國家宣布放開價格,原材料及生產軍工產品的配件的價格上漲,而國防部沒有能力撥款,遠東大部分軍工企業的財務狀況急劇惡化,拖欠債務嚴重。同時,與前經互會成員國及原蘇聯各共和國的聯系中斷,停止從這些國家進口軍工產品的配套零部件。由于這些因素,到1991年底,軍工產品生產利潤率急劇下降,軍工企業的利潤主要來自民用產品的生產。從1992年起,中央不斷減少對技術革新、產品供貨和基本建設的投資。因此,企業生產經營狀況普遍不好。

 

遠東地區部分州、邊疆區軍事工業綜合體工業總產值中軍工產品所占的比例*    (%)

(邊疆區)1990年1991年1992年1993年1994年濱海邊疆區68.951.4   4356.5    53.5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7365.97862 71.8阿穆爾州33.931.1943.60.1

 

 資料來源:〔俄〕《邊疆區、州行政長官公署統計資料--企業篇》.

*〔俄〕米納基爾:《地區經濟政策(遠東地區發展戰略)》,遠東科學出版社1997年版。被統計的企業包括軍事工業綜合體的工廠,其中阿穆爾州有3家,濱海邊疆區有19家(其中6家已轉產民品),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有15家(其中1993年有6家不生產軍品,1994年有7家不生產軍品).

 

軍工企業在經濟狀況惡化,國家又無力支持其生產的條件下,積極尋找出路。其中許多企業積極尋找合作伙伴,而一些商業機構則想利用軍工企業的巨大潛力,因此出現軍工企業與商業組織開展合作的現象。它們合作的范圍主要有:利用軍工企業現有的工藝設備和商業組織的資金,生產科技含量高的民用產品;充分利用軍工企業的試驗基地;利用軍工企業的科研力量,研制新產品等。軍工企業對開展與外國投資者的合作抱很大希望。試圖利用自身的優勢,即用廠房、熟練工人和生產技術等與外國投資者建立合資企業,生產科技含量高的民用產品,同時也愿意出售設備,出租廠房。然而,由于軍工企業現有設備普遍陳舊,工藝水平普遍較低,國家又不對軍工企業的貸款提供擔保,商業組織和外國投資者普遍害怕投資風險,因此招商引資效果并不明顯。

第三個階段:1994年初至1999年初。從1994年以來,軍工企業處境更加困難。轉產工作進展緩慢。同1991年相比,1995年濱海邊疆區軍工企業的軍事訂貨削減71%。阿穆爾州的軍工企業1995年沒有生產過軍工產品。同1990年相比,1995年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軍工企業生產的產品在機器制造和金屬加工工業總產量中的比重下降10%,占65%。軍工產品的生產同期下降7%,民用產品的生產下降幅度超過軍工產品[3]。在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軍工企業實際上沒有進行轉產,軍工產品仍保持較高的比例。

(三)軍工企業的私有化

這一時期,遠東的軍工企業也參加了私有化進程。1992年10月1日,所有應該實行私有化的企業都制定了私有化計劃。軍工企業的私有化有3種方式:股份制改造、拍賣和租賃。到目前,大多數企業已完成股份制改造。新組建的股份公司同時生產民用產品和軍工產品。軍工企業變成股份制企業后,企業經濟獨立性加強,其所有制形式可以為吸引國內外的投資提供保障。

(四)大力發展軍火出口,擺脫企業困境

俄獨立之初,由于種種原因,軍火出口一落千丈,出口創匯額從1991年的78億美元降至1992年的15億美元。1993年底成立了總統直接控制下的俄羅斯武器與軍事技術裝備進出口公司,壟斷全俄的武器進出口業務。從1994年起,俄羅斯武器出口呈逐年增長趨勢:1994年為17億美元,1995年為30.5億美元,1996年為35億美元。根據1994年俄羅斯聯邦政府第479號命令,為了擴大武器出口,擺脫企業困境,軍工企業有權獨立出口自己生產的武器。在軍工企業軍事訂貨銳減、資金短缺的情況下,武器出口是軍工企業擺脫目前危機的重要途徑。遠東的軍工企業積極與“俄羅斯武器”公司合作,把自己的產品信息和航天技術等推向國際市場。“無線電儀器”廠和“進步”公司已簽訂了向中國提供專業技術設備的合同,“進步”公司還向斯洛伐克和土耳其提供“卡-50”直升機。像“進步”公司這樣的企業可以向國外出售武器渡過難關。另外,企業還可以出售其它武器,如“黑鯨”直升機,防艇導彈、導航設備、潛艇搜尋儀器及聲波水下通信設備等。在條件成熟的情況下,軍工企業準備在國家監督下,獨立出口武器而不是完全依賴于俄羅斯武器和軍事技術裝備進出口公司。

(五)軍工企業的重組

鑒于軍工企業處境普遍困難,債務增多,生產難以維持的狀況,聯邦政府已制定了有關軍工企業破產和重組的政策。根據俄聯邦政府1998年7月17日決議,遠東的“進步”航空公司不再屬于俄羅斯具有戰略意義的企業范圍,并決定完全停止該企業的國防訂貨撥款。1999年初,國家根據該企業的銀行債務過多(1 136萬盧布)的事實,勒令其重組,這是遠東軍工企業目前惟一得到重組許可的企業[4]。目前,濱海邊疆區政府已制定了《濱海邊疆區軍事工業綜合體企業重組和轉產綱要》,俄政府批準后,還會有一批企業要重組。

(六)組建大型軍工企業集團,解決企業資金短缺問題

1997年3月在遠東成立了“遠東”金融工業集團(由所有軍事工業企業組成)。該集團近期任務之一是修理運輸船和捕魚船及參加“薩哈林1號”和“薩哈林2號”石油天然氣開發方案。遠東的船舶制造與維修工業較發達,金融工業集團以船舶工業為龍頭,以此帶動整個軍工企業的發展。這種“金融工業集團”除包括軍工企業外,還有商業銀行、經貿部門等,實力相對雄厚,具有較強的競爭實力。在開發軍品的同時,積極開發民品,這種發展道路顯然是軍工企業改革的一個方向。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