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美國人看日本國防工業發展

來源:互聯網 責編:ldzldz 作者:魏俊峰 時間:2007-10-13

2006年2月,美國《武裝力量月刊》上登載了麻省理工學院國際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福特國際研究所政治學教授理查德·J·塞繆爾的一篇研究論文。該文剖析了二戰后日本國防科技工業保持穩定發展的原因,并對未來日本國防科技工業的走向做出展望。這里對塞繆爾教授的文章進行編譯整理,并結合相關資料對日本國防科技工業的發展情況做一介紹。
  在經濟學中,傳統的“黃油與大炮”理論認為,國防建設與國民經濟建設存在著一定的矛盾。由于國家資源有限,軍事投入的增加必然會相應地減少民用支出,“黃油”與“大炮”兩者難以兼得。但二戰后日本的經驗很快證明這種觀點的片面性。日本的實踐表明,一個國家不僅可以把“黃油”做大,而且可以使槍炮更加堅利。
  二戰后日本的經濟發展令人矚目。經過20世紀60、70年代的高速增長,至80年代后半期,日本已成為世界上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經濟體。相同時期日本國防科技工業的發展卻面臨著很大阻力。由于戰后“和平憲法”對日本軍力和對外軍事行動的嚴格控制,日本國防費不得超過日本國內生產總值的1%,自衛隊的武器裝備采購資金有限、采購規模很小,1976年日本政府又規定禁止本國企業向所有國家出口武器,從而使日本國防科技工業的生存空間極度縮小。即使在今天,日本的軍工生產也只占日本工業生產總值的5‰,年度武器生產總額不超過200億美元,僅與日本知名食品——壽司的年產值相同。
  雖然受諸多不利因素影響,但日本國防科技工業并沒有一蹶不振,相反,隨著國民經濟的發展,日本國防科技工業也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目前日本已建立了除核武器以外的覆蓋航空、航天、兵器、艦船、軍事電子等裝備的科研生產體系。日本防務公司研制的最終系統和大規模武器平臺的數目雖然很少,但在防務系統所必需的材料、部件及子系統的設計與制造領域,卻居于世界領先地位。整體而言,日本國防科技工業的科研生產能力在亞洲處于領先水平,在世界也屬先進國家之列。
  
  日本的科技政策
  
  以上的發展成果與日本大力倡導科技發展是密不可分的。一個多世紀以來,日本一直將科技和經濟視為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科學技術與生產領域,長期堅持“技術自主”、“技術擴散”與“技術扶持”三項原則。
  
  技術自主
  技術自主是日本在工業化進程中的一項長期戰略考量。19世紀中期以來,日本一直通過技術自主避免在技術上落后和依賴于他國。日本幾乎所有的工業政策文件都包含有發展自主技術或技術本土化的目標。依據這一原則,在軍用和民用領域,日本都堅持逐步實現技術自主。日本公司在消化吸收引進技術的基礎上,生產出的每一代產品都越來越多地依靠本國技術。日本國際貿易與工業部的一位官員曾經說過,“第一次,我們進口,第二次,我們自己來做。”
  許可證生產是通向技術自主的一條捷徑。在這方面,日本背靠美國的“大樹”,處于有利形勢。為使日本允許美國軍隊和軍事系統在當地的部署,美國向日本提供了大量的技術“補償”,日本公司正是通過這種“補償”,從美國購入了大量的知識儲備。在90年代中期以前,日本的防務承包商已經以許可證生產和合作生產的方式生產了29套美國重要的武器系統,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都多。許可證生產涉及從構成部件到最終綜合平臺的各個層次。
  
  技術擴散
  美日間的技術轉移推動了科學技術在日本國內的擴散,推動了日本科學技術水平的全面提高。日本工業政策官員和各公司都竭力推動這種擴散。日本政府為此建立了“技術高速公路”,為技術擴散在宏觀上創造了有利條件。在微觀層次,日本防務公司在包括基礎研究、系統發展和設備制造(特別是飛機)的研發周期的各個階段,都在研發聯盟之類的機構中層開合作。雖然這些聯合體的形式和職能各有不同、參與公司中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競爭,但本著以合作為第一要務的信條,有效保障了技術的擴散。
  
  技術扶持
  除技術自主與技術擴散外,要維持長期制造能力,各防務公司還需要面臨包括市場變化和技術革新在內的諸多挑點。為保證日本公司能夠從先進技術引進中真正受益,日本政府重視對生產商的保障與扶持,密切監控經濟運行,以減少各種挑戰帶來的嚴重后果。日本防衛廳還設有協商窗口,使擁有獨特技術或訣竅的中小企業有更多的機會獲得合同。此外,日本民間深有影響的經濟團體聯合會也建議政府不斷強化“對先進技術的扶持”,并在軍民兩用領域提高科學技術應用的靈活性,這在日本國內產生了很大反響,為日本政府制定政策提供了有力依據。
  
  日本國防科技工業的現狀和問題發展現狀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日本公司通過為消費電子產品研制大規模集成電路、大量生產碳纖維網球拍和高爾夫球棍等途徑,不斷積累經驗,并將這些技術延伸應用到軍事領域。在滿足不斷變化的民用市場日益增長需求的同時,以更低的成本滿足軍用標準中對性能、可靠性及質量的要求。
  在工業結構方面,日本處于領先地位的防務承包商也是日本最具創新能力的公司,屬于日本經濟體中的大公司之列。但與美國和西歐國家不同的是,這些公司的經營都高度多樣化,它們對軍品銷售的依賴很小。
  在航空航天工業領域,日本防務公司利用美國品牌生產高附加值產品,同時也為國內生產增加技術能力。日本的飛機制造商已能為新式“波音787”客機生產復合機翼等高附加值零部件。
  在國外合作方面,日本防務承包商打破出口限制,將一個多世紀以來在外國技術的許可證生產和“國際合作”中得到的經驗用于全球市場,并積極參與全球研發合作。但日本參與“國際合作”的核心目的是增強日本的技術基礎,并反過來強化日本在國際項目中的地位,增加國家實力以得到更多的補償和更高的附加利潤。
  
  存在的問題
  日本的國防生產仍集中在少數幾家公司,這些公司受到政府的大力保護,在數十年中都相當穩定。日本經常以本地情況不適合外國產品為由抵制進口。例如,日本防衛廳官員以適用于東中國海和日本海的淺水條件為由,聲稱自衛隊需要國產的P-3C后繼機。2004年國防計劃指南提出的武器采辦程序改革,也以“建立國防生產與技術基礎,特別是對日本國家安全必不可少的核心技術領域”為目標,主張技術自主,在“全壽命費用”基礎上對日本國內生產商給予特別優惠。
  美國等發達國家對這種做法極為不滿。不知道是不是一種懲罰,在美歐大型防務承包商通過合并、購并等方式,不斷擴充實力、壟斷巨額防務合同的大潮中,日本公司被排斥在了外面。一個典型例子,就是日本在F—35“聯合攻擊戰斗機”研制項目中的尷尬處境。國際合作已經成為一種必然趨勢,而日本則
在競爭中捆綁了自己的手腳,有可能在世界市場中逐漸被邊緣化。
  另一個問題是日本不斷惡化的財政情況。截至2005年底,日本累計財政赤字已相當于年國內生產總值的150%,在世界發達國家中比例最高。再加上軍費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不超過1%的封頂限制,日本的財政狀況無法為軍事項目提供更多的資金。
  
  日本政府的對策
  
  接受新的采辦觀念,不完全依賴技術自主
  如今,日本已正式承認國防采購進入“新時代”。在國防采辦改革的壓力下,日本防衛廳已公開接受美國式的采購標準,即遵循“更優、更快、更省”的原則,國防采辦項目不完全依賴自主。2003年9月,日本政府對國產項目進行重新評估,在綜合權衡后確定了采取自主技術原則的4個條件,看項目是否是戰略系統、是否是機密的、是否是專用的,對保留國家生產技術是否是必要的。2004年,日本知名的私營咨詢機構ARAKI委員會建議,日本防衛廳在未來應將某些武器裝備生產進行“外包”,并堅持認為“政府應重新考慮維持本國武器生產的政策”。這些建議對日本國防科技工業政策的轉變產生了很大影響。
  此外,日本的國防科技工業正在經歷小幅合并與精簡。例如,在三菱重工的坦克生產項目中,1200家供應商已經縮減至230家,而10年內的目標是減至10家。在造船領域,至2005年底已有3家造船公司完成合并。
  
  放寬武器裝備技術出口限制,加強交流合作
  合作已成為國防科技發展不可阻擋的趨勢,國際分工合作已經越來越普遍,任何國家都很難僅僅依靠本國技術、獨立完成復雜防務系統的研制和生產。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下屬的國防生產委員會在呈送日本防衛廳的一份簡報中,列出了采取與國外合作研發方式的6個益處:獲取先進的技術、降低研發風險、增加盟國之間的信任、增強互操作能力、提高研究與發展效率,相互使用最新科技成果。
  日本政府正在抓緊制定政策,推動與他國特別是美國的國防技術合作,并放松了武器出口限制。長期以來,美日關系中最難處理的問題之一就是缺少對稱的交流。二戰后,“合作”只是日本學習外國(主要是美國)先進技術的一種托辭,真正形式是“你給予、我索取”。這種技術上的單向流動使日本越來越孤立于世界市場之外。在當前形勢下,美、日雙方都希望通過合作來鞏固兩國的軍事同盟關系、加強國防科技工業交流。2004年,日美簽訂導彈防御系統的聯合研發與生產協議,鼓勵日本向美國公司轉移防務技術。2004年12月,日本政府進一步放松對合作研發的禁令,合作生產項目將逐項審批。2005年3月,美國國防部同意按許可證方式向三菱重工轉讓“愛國者先進能力3”反導彈系統技術,還有更多的后繼項目將展開雙向交流。
  未來日本國防科技工業政策將更趨開放和靈活。日本防務公司將在合并重組的基礎上,通過合作和聯合研發等形式,在世界防務市場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