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科學推進我軍的組織形態現代化

來源:中國網 責編:大嘴 作者:彭勃 時間:2008-11-29

軍隊組織形態的現代化,包括科學的組織模式和制度安排,也包括科學的運作方式和法規保證。在這個復雜的大系統中,體制編制從來都是充分發揮人與裝備整體效能的杠桿,是連結軍事技術與軍事理論的紐帶。一支軍隊的技術、裝備和人才等優勢,只有融入科學的體制編制,才能創造出最佳戰斗力。從這個意義上說,體制編制的滯后是根本性的滯后,也是最具消極性的滯后。所以,推進我軍組織形態現代化建設,實現建設信息化軍隊、打贏信息化戰爭戰略目標,首先必須按照既有中國特色又符合現代軍隊建設規律的原則要求,科學、穩妥地進行軍事體系的重塑。作為一家之言,本文應當有益于這方面認識的深化。

黨的十七大報告中關于調整改革軍隊體制編制的重要論述,不僅為推進我軍的組織形態現代化建設明確了方向,也為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推進國防和軍隊建設改革指明了科學的發展之路。

深刻認識軍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的緊迫性

適應戰爭形態變革的客觀需要。“一切軍隊及其體制編制,說到底都是為奪取戰爭勝利服務的,都必須適應戰爭形態的需要”。經歷冷兵器、熱兵器和機械化等發展階段,戰爭形態如今正向信息化加速挺進。軍隊體制編制也由單一兵種、單一陸軍制向諸軍兵種高度合成的信息化軍隊逐步轉型。戰爭實踐證明:體制編制的滯后是根本的滯后,用機械化軍隊去打信息化戰爭,結局必然是失敗。未來信息化戰爭將更加重視海、空作戰和遠程精確作戰,更加強調體系對抗和一體化聯合作戰,更加注重“三非”作戰和信息戰、網絡戰等。與之相適應,軍隊體制編制也必然要求信息主導、結構合理、規模適當、精干高效。近年來,我軍積極改革體制編制,在改變規模偏大、結構失衡和加強海、空軍建設上取得了一定進展。但在編配結構、領導指揮體制、后勤保障體制、非戰保障體制等方面還存在諸多問題,現行體制編制還遠不能適應信息化戰爭形態發展需求,進一步深化體制編制調整改革不可或緩。

有效履行我軍歷史使命的現實要求。體制編制影響和決定軍隊的軍事能力,是軍隊履行使命任務的組織保證。我軍在長期軍事斗爭實踐中,總是隨著國家安全形勢和戰略需求的發展變化,不斷賦予軍隊相應的使命任務,適時地調整軍隊結構和編組形式,以形成相應的軍事能力。新世紀新階段,胡主席對我軍提出了“三個提供、一個發揮”的歷史使命要求,拓展了軍事戰略指導新視野,為我軍建設與發展提供了根本的目標導向和戰略牽引。適應這一要求,我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也必須向塑造和提高軍隊應對多種安全威脅、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能力轉變。應清醒地看到,我軍的現行體制編制是在“立足早打、大打、打核戰爭”戰略指導下、以本土防御和大規模地面作戰為背景發展而來的,其所形成的功能顯然不能適應維護我國日益拓展的國家安全和發展要求,無法滿足維護我國海洋權益以及太空、電磁空間安全的需要,無法滿足國內外對我軍遂行反恐、維穩、維和等非傳統任務的要求。因此,必須不失時機地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引向深入,努力建立與履行我軍歷史使命相適應的新的體制編制。

提高軍隊建設質量效益的必然路徑。軍人是最需要效益的群體,軍隊是最需要效益的組織。提高軍隊建設質量效益,必須通過優化軍事體制編制作為基礎。體制編制上重質量,軍隊建設就能規模適當;體制編制上重結構,戰斗力就會系統集成;體制編制上平戰結合,軍費就可能用出高效益……鄧小平指出:體制搞得合理,就可以調動積極性,提高效率,增強活力。歷史表明,在軍事技術和武器裝備具有優勢的情況下,如果不能適時進行體制編制變革,這些優勢就會大大減弱。我軍實行質量建軍方針以來,武器裝備現代化、軍事人才培養等多項改革均取得長足進步。但從目前情況看,機構臃腫、職能交叉、平戰分離、訓考不分等問題還一定程度存在。只有穩步推進軍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才能保證我軍質量建設不走彎路,圓滿實現走中國特色精兵之路的宏偉目標。

科學確立軍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的目標體系

整體功能優化的軍隊編配結構。未來打什么仗,仗怎么打,決定著今天軍隊如何建設和改革。信息化戰爭是體系對抗,勝負取決于軍隊系統整體功能的發揮。通過調整改革體制編制提高軍隊作戰效能,關鍵是提高編配結構的科學性,使軍隊系統的各組成要素、子系統等具有集成效應,謀求戰斗力的最大增值。應確立合理的軍隊編成結構。在維持現有數量的基礎上,剝離軍隊承擔的社會職能,裁減軍地共有的非戰保障編制和附屬機構,擴大生活保障社會化制度,推進軍隊建設職能化、職業化。適當優化和增擴作戰單元、保障單元編制,提高我軍實際作戰能力。應確立合理的軍兵種比例結構。在重點加強海、空軍和二炮建設的基礎上,剝離陸軍承擔的某些軍隊總體職能,理清院校、科研機構、醫院等單位編制位置,解決陸軍“雜”的問題,促使軍種(陸軍)建設專業化;削減一般技術兵種部隊,增大高技術密集型部隊比重;優化官兵編配結構,改善官兵編配比例,使結構更合理。應確立合理的部隊任務結構。著眼有效履行我軍歷史使命,立足軍事斗爭準備任務需求,按照適當比例劃分、建設各類部隊,確保應對危機、控制危機、決戰決勝。總之,應著眼體系作戰要求,通過對軍隊編配結構的優化調整,不斷提高我軍履行使命的整體能力。

強化信息流通的領導指揮體制。領導指揮體制改革的實質是:使信息這一構成戰斗力的主導要素,更好地在軍隊內快速、順暢、有序互動,以適應信息化戰爭的突出要求。工業時代,領導指揮體制“樹狀”結構,逐級控制部隊、逐層流通信息的主要形式,曾在機械化戰爭中發揮了應有效用。但在信息化作戰中,這種體制信息流程長、流動速度慢、抗毀能力差等弊端逐漸顯露。有關專家提出建設扁平形“網狀”領導指揮體制,通過裁減中間組織、增加終端節點,減少指揮層次,提高信息傳輸速度,增強指揮控制能力。從實踐層面看,應立足我軍現狀,采取“兩手抓”的方法,加速推進領導指揮體制調整。一方面,在由軍隊組織序列形成的領導指揮體制“顯層次”上,采取適當減少層次的辦法,建立精干、高效的指揮機構,促進領導指揮體制的“扁平化”。另一方面,在按照作戰指揮職能劃分的領導指揮體制上,著力構建決策-指揮-執行的三級領導指揮體制,通過構建扁平形“網狀”領導指揮體制,實現信息流程最優化,信息流動實時化,信息采集、傳遞、處理、存儲、使用一體化。

適應我軍使命需求的編制裝備體系。編制裝備是軍隊遂行任務的基礎和條件。搞好編制裝備體系建設,必須基于能力需求調整結構。確立“打仗需要什么裝備,就發展什么裝備”的基本思路,圍繞多樣化軍事任務需求,加強對我軍武器裝備發展總體需求、各類型部隊具體需求的論證,確保部隊能在各個領域、各個方向、各種類型、各種環境下有效履行使命。必須基于能力需求調整基本作戰單元編制模式。我軍歷經多次體制編制調整,但各軍兵種以營建制(飛行大隊、艦艇等)為代表的各類基本作戰單元,依然沿襲原有編成,“新瓶”裝 “老酒”,影響了體制編制調整改革效益的發揮。應按照不同的戰場環境和作戰對象,建立健全適應不同能力要求的基本作戰單元編制。應著眼提高主戰單元的獨立作戰與保障能力,在主戰單元內適當增編保障力量。應適應武器裝備輕型化、自行化發展趨勢,增擴火力作戰單元的裝備編制數量,提升火力打擊能力。應著眼完成信息作戰任務,增編信息網絡等特種專業作戰單元,以適應未來的信息化戰爭。必須基于系統發展調整編制裝備結構。應克服單純追求技術的高、精、尖和編組的多而全,從體系結構和功能上進行整體優化。應圍繞多樣化軍事任務需求,加強編制與裝備的配套建設,加強裝備通用化、集成化、體系化建設,實現頂層“集成”,避免各樹煙囪的雜亂重復。應逐單位、整建制配套改善武器裝備,避免分散投入,增強集約效益。應堅持人才培養與武器裝備調整相結合,促進人裝結合。應堅持武器平臺與信息系統建設相結合,新式火器與新式彈藥配發相結合,盡快實現戰場感知裝備、精確打擊裝備、指揮控制裝備、機動突擊裝備和綜合保障裝備的協調配套,逐步構建起具有我軍特色的編制裝備體系。

趨于綜合一體的教育訓練體制。飛速發展的信息技術正在日益模糊軍隊與地方、戰場與社會、戰時與平時等界限,促使軍事教育訓練體制、內容、方法趨于一體化。在宏觀層面,這種一體化主要表現為軍事教育與社會教育力量之間的關聯日益密切,普遍意義的軍事教育走向社會化。而在軍隊內部,這種一體化正表現為破除傳統的“條塊分割式”軍隊院校教育體制,實現軍種之間的橫向結合和軍種內部的縱向結合;破除傳統的訓教分離、訓戰脫節、訓考分離體制,實現教、學、訓、考綜合一體;破除教育訓練手段低水平重復,實現資源共享和基地化的高水平訓練。當前,加強我軍教育訓練體制一體化建設,關鍵是促進現有教育訓練資源體制與機制的結合、融合和一體化。應逐步推進“教育訓練綜合體”建設,通過整合與拓展現有資源,在全軍建立數個集學校與各類訓練中心、教學與科研、訓練與考核等相結合的大型教育訓練綜合基地,提升教育訓練體制綜合效能,為培養軍事人才、提高部隊訓練質量創造良好條件。

準確把握軍隊體制編制建設的指導原則

多手準備。準備贏“誰”,是體制編制調整改革必須明確的首要問題,這是調整改革的依據和起點,也是推動改革向更高層次發展的直接動力。新世紀新階段,我軍使命任務正由傳統的維護領土、領海、領空安全,延伸到維護海洋、太空、電磁空間等領域安全;由應對傳統安全威脅,延伸到應對非傳統安全威脅;由維護國家生存利益,延伸到維護國家發展利益;由維護國家改革發展穩定大局,延伸到在維護世界和平中發揮積極作用。轉變必然呼喚改革。只有著眼應對多種安全威脅,瞄準多樣化軍事任務,才能使我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的“聚焦點”和“著力點”更加準確,才能牽引我軍的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產生質的飛躍。

系統集成。怎樣去“建”,關系到我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的質量效益。適應信息化戰爭需求的軍隊體制編制,應是一個各組成部分有機銜接、互相協調,系統的整體功能大于各分系統功能之和的有機整體,謀求生成比原有體制編制更強大的戰斗力。因此,推進我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應按照系統集成的思路,把著力點放在調整結構、理順關系、構建體系上,提高我軍的整體作戰效能。

適應國情。堅持姓“中”,走中國特色精兵之路是我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的根本出路。各國軍隊的戰略思想、軍隊建設方針和武器裝備不盡相同。美軍目前采用“積木式”體制編制,俄軍采用的則是“附加合成式” 編制結構,一些國家軍隊甚至編制有雪橇步兵、駱駝騎兵,以適應特殊環境作戰。這些都說明,我軍的體制編制調整改革,不能照搬、照抄外軍模式,必須充分發揚我們“三灣整編”、“精兵簡政”、“新式整軍運動”等體制編制改革的寶貴經驗,立足國情、軍情,從戰略方針、使命任務、國情軍情出發,既有統一性,又有靈活性,真正構建既有中國特色又符合現代軍隊建設規律的體制編制,切實為有效履行我軍使命任務提供保證。

平戰結合。著眼于“戰”,軍隊存在的意義就在于應對未來可能的戰爭威脅。我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必須以這一核心職能為立足點和出發點,但又不能完全忽略平時的需要。否則,也會加重國家經濟負擔,制約軍隊建設的綜合效益。因此,面向信息化戰爭的我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必須把平時與戰時、現在與未來結合好,堅持將來打什么仗,就發展什么武器裝備,建設什么編制體制,充分發揮我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的質量效益。

穩妥推進。注重成效,應作為體制編制調整改革的重要指導原則。體制編制調整改革是對軍隊規模結構和功能等進行的重大調整,是對責任和權益進行的再分配,意義深遠,難度超乎尋常。必須堅持走漸進式改革之路,長遠規劃,分步驟、分階段實施,搞好各階段間的銜接和協調,使當前建設為爾后發展打下良好基礎。必須確立權威的組織領導并維護領導的權威。沒有集中統一的堅強領導,沒有堅定的決心和意志,就不可能產生科學的體制編制調整改革。必須深入進行調查研究,充分搞好需求論證,利用多種方法對方案進行模擬,比較擇優。必須堅持科學發展,采用宏觀調控、微觀搞活等方法,對體制編制調整改革實施有效調控,逐步建設既有中國特色又符合現代軍隊建設規律的體制編制,逐步實現既有中國特色又符合現代軍隊建設規律的軍隊組織形態的現代化。(彭勃)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