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信息化時代的軍事通信

來源:互聯網 責編:大嘴 作者:佚名 時間:2009-01-25

20世紀是信息技術空前發展的世紀。隨著數字通信、光通信、衛星通信、程控交換等信息技術的出現及在軍事通信領域的運用,軍事通信從有線電通信、無線電報的莫爾斯碼發展到寬帶信息網絡上的多媒體圖文,從“烽火臺”狼煙傳訊到踏上“信息高速公路”,20世紀軍事通信技術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并逐步從戰爭的“后臺”走向“前臺”,從默默無聞的“無名英雄”成為沖鋒陷陣的“信息斗士”。

    百年發展歷輝煌——現代通信從電通信時代到光通信時代,從模擬通信時代邁向數字通信時代,發生了“質”的變化

    1895年,當意大利人馬可尼和俄羅斯人波波夫分別研制成功了無線電收發報機,這一能夠跨越江河、大海和高山障礙,實現與飛機、艦船和運動中坦克通信的新技術,很快就風靡世界,并使軍事通信產生了新的飛躍。

    1897年,當美國人貝爾發明的電話機運用到軍事領域之中,軍事通信全面進入了有線電通信時代。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主要資本主義國家軍隊都相繼使用中、長波電臺,并逐步用于陸、海、空軍的作戰指揮,為軍事通信增添了新的現代化手段。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新式電子通信裝備,如短波、超短波電臺、無線電接力機、傳真機、多路載波機、通信飛機等電訊設備大量運用于戰場,并趨于小型化、動態化。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尤其是40年代中期電子計算機的問世并與通信裝備的有機結合,引起了第一次信息革命,極大地促進了通信技術的發展,使軍事通信面貌發生了深刻變化。迅速發展的微電子技術、電子計算機技術,以及包括激光、傳感器、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在內的信息技術,又將軍事通信推進到了一個嶄新的境地。

    敢教作戰換新天——軍事通信內容的革新,使軍事通信技術得到了飛速發展,接力通信、微波通信、散射通信、地(海)纜通信、衛星通信、光纖通信、移動通信、數據通信等相繼投入使用,使軍事通信發生了顯著變化

    軍事通信技術實現了五個突破:即從模擬通信技術發展到數字通信技術;從電通信技術發展到光通信技術;從人工接轉技術發展到程控交換技術;從固定通信技術發展到移動通信技術;從地面通信技術、空中通信技術發展到太空通信技術。

    軍事通信網絡實現了五大發展:從物理通信網絡向邏輯通信網絡發展,從有形通信網絡向虛擬通信網絡發展;從窄帶通信網絡向寬帶通信網絡發展,從單一通信網絡向綜合通信網絡發展;從樹狀逐級通信網絡向扁平通信網絡發展,從區域通信網絡、廣域通信網絡向全球通信網絡發展;從軍事專用通信網絡向專網、公網結合通信網絡發展;從軍事通信網絡向軍事信息網絡(國防信息高速公路)發展。

    軍事通信裝備實現了五大變化:從模擬通信裝備變為數字通信裝備;從單一功能通信裝備變為綜合通信裝備;從品種多樣的通信裝備變為系統通信裝備;從獨立通信裝備變為融入武器系統一體化裝備;從大型通信裝備、固定通信裝備變為小型通信裝備、移動通信裝備。

    更快捷,更安全,更廣泛——從區域通信到廣域通信乃至全球通信,從通信保障到通信保密乃至信息安全,從軍事通信網絡到軍事信息網絡乃至國防信息高速公路,產生了新的軍事通信時空觀、安全觀、網絡觀

    軍事通信時空觀:20世紀前期軍事通信保障在時間上表現為“長”,以小時為數量級,建立通信或溝通聯絡少則幾小時,多則幾十小時;在通信空間上表現為“窄”、“小”,通信聯絡以地地為主,覆蓋面積最多為千平方公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部隊機動速度明顯增快,作戰地域明顯增大,戰場由本土作戰到跨國作戰直至洲際作戰,軍事通信在建立時間上大為縮短,以分鐘為數量級,在空間上不斷擴展,覆蓋面積增大為百萬平方公里,范圍發展到空中和海上。這一時期軍事通信追求的是在任何作戰空間,以最快的速度(分鐘級)建立通信聯絡。

    隨著戰略性武器的大量出現和運用,戰爭在時間上進一步縮短,空間上進一步擴大。隨著光通信、衛星通信、數字通信技術的發展,軍事通信時空觀也隨之發生了變化,通信時效已是實時信息傳遞或近乎實時的信息傳遞(以秒為數量級),通信已能覆蓋全球任何一個角落,包含了地下、地上、空中、太空等各個方面。這時軍事通信追求的是全球的、多維的、實時的信息傳遞。

    軍事通信安全觀:軍事通信從誕生之日起,就伴隨產生了安全保密觀,當電通信運用于軍事領域之后,軍事通信的保密與竊密開始向電磁領域擴展,并隨之出現了干擾與抗干擾的通信對抗,隨著通信設備的大量運用和戰爭形態的變化,軍事通信安全從單一的保密觀、保密+抗干擾觀,發展到現代的保密+抗干擾+抗硬打擊+抗軟摧毀的信息安全觀。

    保證軍事通信順暢,或者進一步地說,在技術上保證軍事通信順暢,是20世紀前半期軍事通信追求的目標。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隨著信息技術的迅速發展和普及,通信技術、通信手段、通信裝備越來越透明,信息化戰爭形態的出現,使軍事通信成為戰爭打擊的首選目標,在這種情況下,軍事通信面臨的主要問題已不是通不通的問題,而是能不能保密的問題,能不能抗干擾的問題,以及能不能抗“硬打擊”和“軟摧毀”的問題。

    軍事通信網絡觀:從19世紀末單一電通信手段的運用到20世紀初單一通信網的出現,軍事通信開始從有網則通、無網則斷的軍事信息傳遞觀,轉變到網多則靈、網少則癱的軍事信息保障觀,直至現代戰爭網絡通則勝、網絡毀則敗的軍事通信網絡觀,它是隨著信息技術發展提供的可能和戰爭形態演變提出的客觀要求而發展變化,并不斷發展完善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軍事通信在運用形式上有了較大發展,無線電通信網和有線電通信支線、軸線網第一次在戰場上出現和運用,這一時期的軍事通信網絡觀還處于啟蒙階段,目的是為“通得了”。60年代,美軍研制的野戰綜合通信系統第一次用于戰場,能為戰場提供全方位的作戰指揮、協同動作、情報報知、武器控制、后方和技術保障信息的高效與高質傳遞,又大大提高了抗干擾、抗軟硬打擊的能力,有效地推動了通信組織向綜合運用多種通信手段,通信系統向網絡化、立體化、自動化、智能化方向發展的進程。野戰綜合通信系統的出現,標志著軍事通信網絡觀初步形成。這一時期的軍事通信網絡觀是為了“通得好”。海灣戰爭后的1992年6月,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提出建立一個全球實時軍用網的長期戰略,即設想建立一個稱為“信息球”的全球軍用通信網(國防信息高速公路)。該網絡能使縱向和橫向命令的傳送、部隊的響應和作戰協調達到在任何戰斗空間隨心所欲的程度,能為任何一個戰斗員,下自單兵,上至總統,實時準確地提供他們所需的信息,參與軍事行動的任何個人,不管他們處于什么位置,隨時都能利用各種信息終端存取他們所需的信息。國防信息高速公路的出現,將軍事通信網絡發展到了當今最高境界,這時的軍事通信網絡觀是為了“打得贏”。 從配角到主角,從后臺到前臺——軍事通信地位的躍升

    從獨立保障文電傳遞到融入作戰指揮、武器裝備系統,從屬于戰場變化到主導戰場變化,從保障戰斗力生成到成為戰斗力的重要因素,軍事通信的地位在20世紀有了“質”的提高,發生了三大變化:

    從獨立保障系統到融入作戰指揮、武器裝備體系。在20世紀60年代以前火力制勝的戰爭中,盡管軍事通信的地位越來越重要,保障系統越來越先進,但軍事通信始終是一種獨立的勤務保障體系。直到70年代以后,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以信息技術為核心的高技術群物化出新一代的信息化裝備,并成為主宰現代戰場的主導性武器。在戰場上,任何武器裝備離開軍事通信就不能發揮其效能和作用,任何指揮控制(C4ISR)系統離開軍事通信就不能正常運轉。軍事通信已經從過去獨立于武器裝備之外的保障單元,發展成為現代一體化武器裝備的重要組成部分,從過去從屬于作戰指揮的獨立保障體系發展成為現代直接融入指揮控制系統的重要要素。

    從受戰場控制發展到有效控制戰爭。軍事通信從冷兵器時期的擊鼓鳴金傳訊,到熱兵器時代的電話電報傳遞信息,軍事通信作為戰場情報和指揮信息的“傳話筒”,始終受戰場進程的控制。隨著軍事革命的發展,信息化戰爭形態逐步顯現出來。在信息化戰爭中,通過以“信息流”控制“能量流”和“物質流”來提高武器的效能和部隊的戰斗力,尤其是軍事通信解決了戰場信息實時傳遞、武器控制橫向一體化,情報、通信、指揮、控制、后勤支援等功能一體化問題后,信息在戰爭中的作用有了質的飛躍。高效、快速的通信系統,使信息得以快速的傳遞、交換、處理,從而保證戰場信息系統的整體運作,使各種武器裝備、各分系統釋放出十倍、甚至百倍的能量。軍事通信開始從“傳話筒”發展為“倍增器”,從傳遞戰場導引命令發展為傳遞戰場控制信息。

    從保障戰斗力生成到成為重要的戰斗力。軍隊戰斗力發展歷史表明,不論是從冷兵器戰斗力發展到熱兵器戰斗力的第一次革命性質變,還是從熱兵器戰斗力發展到核武器戰斗力的第二次革命性質變,軍事通信僅僅是戰斗力生成的保障要素。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軍事通信成為現代戰爭制勝的關鍵。在信息化戰爭中,由于通信在整個信息系統中起著聯接諸軍兵種、貫穿全過程的作用,加之通信系統覆蓋范圍大、環節多,在作戰中,攻擊敵信息傳輸系統特別是該系統的薄弱環節和關鍵設施,破壞敵指揮控制能力,使敵指揮員無法了解戰場情況,失去制信息權,成為戰爭的首要目的。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可堪稱為信息化戰爭,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和北約之所以能以小的代價取得戰爭勝利,正是在戰爭先期就使伊軍和南聯盟的通信系統陷于癱瘓、指揮失靈的結果。20世紀軍事革命的發展,戰爭形態的演變,使軍事通信從過去戰爭中“跑龍套”的“配角”,逐步進化成為現代戰爭中“演主打”的“主角”,從以往戰爭“后臺”默默無聞的“無名英雄”逐步發展成為現代戰爭“前臺”沖鋒陷陣的“信息斗士”。

 20世紀是信息技術空前發展的世紀。隨著數字通信、光通信、衛星通信、程控交換等信息技術的出現及在軍事通信領域的運用,軍事通信從有線電通信、無線電報的莫爾斯碼發展到寬帶信息網絡上的多媒體圖文,從“烽火臺”狼煙傳訊到踏上“信息高速公路”,20世紀軍事通信技術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并逐步從戰爭的“后臺”走向“前臺”,從默默無聞的“無名英雄”成為沖鋒陷陣的“信息斗士”。

    百年發展歷輝煌——現代通信從電通信時代到光通信時代,從模擬通信時代邁向數字通信時代,發生了“質”的變化

    1895年,當意大利人馬可尼和俄羅斯人波波夫分別研制成功了無線電收發報機,這一能夠跨越江河、大海和高山障礙,實現與飛機、艦船和運動中坦克通信的新技術,很快就風靡世界,并使軍事通信產生了新的飛躍。

    1897年,當美國人貝爾發明的電話機運用到軍事領域之中,軍事通信全面進入了有線電通信時代。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主要資本主義國家軍隊都相繼使用中、長波電臺,并逐步用于陸、海、空軍的作戰指揮,為軍事通信增添了新的現代化手段。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新式電子通信裝備,如短波、超短波電臺、無線電接力機、傳真機、多路載波機、通信飛機等電訊設備大量運用于戰場,并趨于小型化、動態化。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尤其是40年代中期電子計算機的問世并與通信裝備的有機結合,引起了第一次信息革命,極大地促進了通信技術的發展,使軍事通信面貌發生了深刻變化。迅速發展的微電子技術、電子計算機技術,以及包括激光、傳感器、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在內的信息技術,又將軍事通信推進到了一個嶄新的境地。

    敢教作戰換新天——軍事通信內容的革新,使軍事通信技術得到了飛速發展,接力通信、微波通信、散射通信、地(海)纜通信、衛星通信、光纖通信、移動通信、數據通信等相繼投入使用,使軍事通信發生了顯著變化

    軍事通信技術實現了五個突破:即從模擬通信技術發展到數字通信技術;從電通信技術發展到光通信技術;從人工接轉技術發展到程控交換技術;從固定通信技術發展到移動通信技術;從地面通信技術、空中通信技術發展到太空通信技術。

    軍事通信網絡實現了五大發展:從物理通信網絡向邏輯通信網絡發展,從有形通信網絡向虛擬通信網絡發展;從窄帶通信網絡向寬帶通信網絡發展,從單一通信網絡向綜合通信網絡發展;從樹狀逐級通信網絡向扁平通信網絡發展,從區域通信網絡、廣域通信網絡向全球通信網絡發展;從軍事專用通信網絡向專網、公網結合通信網絡發展;從軍事通信網絡向軍事信息網絡(國防信息高速公路)發展。

    軍事通信裝備實現了五大變化:從模擬通信裝備變為數字通信裝備;從單一功能通信裝備變為綜合通信裝備;從品種多樣的通信裝備變為系統通信裝備;從獨立通信裝備變為融入武器系統一體化裝備;從大型通信裝備、固定通信裝備變為小型通信裝備、移動通信裝備。

    更快捷,更安全,更廣泛——從區域通信到廣域通信乃至全球通信,從通信保障到通信保密乃至信息安全,從軍事通信網絡到軍事信息網絡乃至國防信息高速公路,產生了新的軍事通信時空觀、安全觀、網絡觀

    軍事通信時空觀:20世紀前期軍事通信保障在時間上表現為“長”,以小時為數量級,建立通信或溝通聯絡少則幾小時,多則幾十小時;在通信空間上表現為“窄”、“小”,通信聯絡以地地為主,覆蓋面積最多為千平方公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部隊機動速度明顯增快,作戰地域明顯增大,戰場由本土作戰到跨國作戰直至洲際作戰,軍事通信在建立時間上大為縮短,以分鐘為數量級,在空間上不斷擴展,覆蓋面積增大為百萬平方公里,范圍發展到空中和海上。這一時期軍事通信追求的是在任何作戰空間,以最快的速度(分鐘級)建立通信聯絡。

    隨著戰略性武器的大量出現和運用,戰爭在時間上進一步縮短,空間上進一步擴大。隨著光通信、衛星通信、數字通信技術的發展,軍事通信時空觀也隨之發生了變化,通信時效已是實時信息傳遞或近乎實時的信息傳遞(以秒為數量級),通信已能覆蓋全球任何一個角落,包含了地下、地上、空中、太空等各個方面。這時軍事通信追求的是全球的、多維的、實時的信息傳遞。

    軍事通信安全觀:軍事通信從誕生之日起,就伴隨產生了安全保密觀,當電通信運用于軍事領域之后,軍事通信的保密與竊密開始向電磁領域擴展,并隨之出現了干擾與抗干擾的通信對抗,隨著通信設備的大量運用和戰爭形態的變化,軍事通信安全從單一的保密觀、保密+抗干擾觀,發展到現代的保密+抗干擾+抗硬打擊+抗軟摧毀的信息安全觀。

    保證軍事通信順暢,或者進一步地說,在技術上保證軍事通信順暢,是20世紀前半期軍事通信追求的目標。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隨著信息技術的迅速發展和普及,通信技術、通信手段、通信裝備越來越透明,信息化戰爭形態的出現,使軍事通信成為戰爭打擊的首選目標,在這種情況下,軍事通信面臨的主要問題已不是通不通的問題,而是能不能保密的問題,能不能抗干擾的問題,以及能不能抗“硬打擊”和“軟摧毀”的問題。

    軍事通信網絡觀:從19世紀末單一電通信手段的運用到20世紀初單一通信網的出現,軍事通信開始從有網則通、無網則斷的軍事信息傳遞觀,轉變到網多則靈、網少則癱的軍事信息保障觀,直至現代戰爭網絡通則勝、網絡毀則敗的軍事通信網絡觀,它是隨著信息技術發展提供的可能和戰爭形態演變提出的客觀要求而發展變化,并不斷發展完善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軍事通信在運用形式上有了較大發展,無線電通信網和有線電通信支線、軸線網第一次在戰場上出現和運用,這一時期的軍事通信網絡觀還處于啟蒙階段,目的是為“通得了”。60年代,美軍研制的野戰綜合通信系統第一次用于戰場,能為戰場提供全方位的作戰指揮、協同動作、情報報知、武器控制、后方和技術保障信息的高效與高質傳遞,又大大提高了抗干擾、抗軟硬打擊的能力,有效地推動了通信組織向綜合運用多種通信手段,通信系統向網絡化、立體化、自動化、智能化方向發展的進程。野戰綜合通信系統的出現,標志著軍事通信網絡觀初步形成。這一時期的軍事通信網絡觀是為了“通得好”。海灣戰爭后的1992年6月,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提出建立一個全球實時軍用網的長期戰略,即設想建立一個稱為“信息球”的全球軍用通信網(國防信息高速公路)。該網絡能使縱向和橫向命令的傳送、部隊的響應和作戰協調達到在任何戰斗空間隨心所欲的程度,能為任何一個戰斗員,下自單兵,上至總統,實時準確地提供他們所需的信息,參與軍事行動的任何個人,不管他們處于什么位置,隨時都能利用各種信息終端存取他們所需的信息。國防信息高速公路的出現,將軍事通信網絡發展到了當今最高境界,這時的軍事通信網絡觀是為了“打得贏”。 從配角到主角,從后臺到前臺——軍事通信地位的躍升

    從獨立保障文電傳遞到融入作戰指揮、武器裝備系統,從屬于戰場變化到主導戰場變化,從保障戰斗力生成到成為戰斗力的重要因素,軍事通信的地位在20世紀有了“質”的提高,發生了三大變化:

    從獨立保障系統到融入作戰指揮、武器裝備體系。在20世紀60年代以前火力制勝的戰爭中,盡管軍事通信的地位越來越重要,保障系統越來越先進,但軍事通信始終是一種獨立的勤務保障體系。直到70年代以后,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以信息技術為核心的高技術群物化出新一代的信息化裝備,并成為主宰現代戰場的主導性武器。在戰場上,任何武器裝備離開軍事通信就不能發揮其效能和作用,任何指揮控制(C4ISR)系統離開軍事通信就不能正常運轉。軍事通信已經從過去獨立于武器裝備之外的保障單元,發展成為現代一體化武器裝備的重要組成部分,從過去從屬于作戰指揮的獨立保障體系發展成為現代直接融入指揮控制系統的重要要素。

    從受戰場控制發展到有效控制戰爭。軍事通信從冷兵器時期的擊鼓鳴金傳訊,到熱兵器時代的電話電報傳遞信息,軍事通信作為戰場情報和指揮信息的“傳話筒”,始終受戰場進程的控制。隨著軍事革命的發展,信息化戰爭形態逐步顯現出來。在信息化戰爭中,通過以“信息流”控制“能量流”和“物質流”來提高武器的效能和部隊的戰斗力,尤其是軍事通信解決了戰場信息實時傳遞、武器控制橫向一體化,情報、通信、指揮、控制、后勤支援等功能一體化問題后,信息在戰爭中的作用有了質的飛躍。高效、快速的通信系統,使信息得以快速的傳遞、交換、處理,從而保證戰場信息系統的整體運作,使各種武器裝備、各分系統釋放出十倍、甚至百倍的能量。軍事通信開始從“傳話筒”發展為“倍增器”,從傳遞戰場導引命令發展為傳遞戰場控制信息。

    從保障戰斗力生成到成為重要的戰斗力。軍隊戰斗力發展歷史表明,不論是從冷兵器戰斗力發展到熱兵器戰斗力的第一次革命性質變,還是從熱兵器戰斗力發展到核武器戰斗力的第二次革命性質變,軍事通信僅僅是戰斗力生成的保障要素。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軍事通信成為現代戰爭制勝的關鍵。在信息化戰爭中,由于通信在整個信息系統中起著聯接諸軍兵種、貫穿全過程的作用,加之通信系統覆蓋范圍大、環節多,在作戰中,攻擊敵信息傳輸系統特別是該系統的薄弱環節和關鍵設施,破壞敵指揮控制能力,使敵指揮員無法了解戰場情況,失去制信息權,成為戰爭的首要目的。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可堪稱為信息化戰爭,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和北約之所以能以小的代價取得戰爭勝利,正是在戰爭先期就使伊軍和南聯盟的通信系統陷于癱瘓、指揮失靈的結果。20世紀軍事革命的發展,戰爭形態的演變,使軍事通信從過去戰爭中“跑龍套”的“配角”,逐步進化成為現代戰爭中“演主打”的“主角”,從以往戰爭“后臺”默默無聞的“無名英雄”逐步發展成為現代戰爭“前臺”沖鋒陷陣的“信息斗士”。(解放軍報)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