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淺析軍事透明

來源:互聯網 責編:ldzldz 作者:釋清仁、周琳 時間:2009-04-25

軍事透明自古有之。古人所云:“知彼知己”,其實質就是要實現軍事上的透明,這包括軍事意圖及能力兩個方面。進入近代社會后,軍事透明問題開始被提出來并引起人們的重視。此時,軍事透明開始具有了國際政治的意義。它具有雙重性:其一,互信功能,維護國家之間的和平。其二,謀略功能,用作控制、干涉其他國家的手段。現代意義上的軍事透明則是現代科學技術、人類社會發展的自然結果。尤其是在信息傳播空前發達的現代社會,透明化、公開化已成為一種趨勢,完全的不透明是不可能。那么軍事透明到底是指什么?其基本內涵、類型和功能價值又是什么呢?

 

軍事透明的基本內涵

 

軍事透明,是國家以某種方式將其軍事能力或意圖公開于外的行為。軍事透明不是一個孤立的軍事、政治現象,而是國家交往關系中的一個分支。在當今復雜的國際環境中,軍事透明已成為國家關系中的一個重要環節。

 

軍事透明是政治博弈的“派生物”,其最終狀況,取決于國家間戰略博弈的狀況。軍事透明與政治互信密不可分,它必定是在政治互信之后,是兩國政治互信的產物。離開了政治互信而談論軍事透明,是荒謬的。

 

軍事透明,說到底是國家主權的特殊部分。古人云:“國之利器,不可示于人”。軍事透明就是國家安全意義上的“國之利器”。從維護國家安全利益的角度出發,保持對他國適度的軍事不透明是必須的。即便是一向叫喊軍事透明的美軍,在同北約國家的聯合演習、作戰中,也要保持戰略層次的透明,戰役戰術層次上的不透明。

 

軍事透明的基本類型

 

從主體愿望的角度而言,軍事透明主要有兩種:主動的軍事透明與被動的軍事透明。主動的軍事透明,主要有以下幾種:其一,釋放善意;其二,威脅他人;其三,欺騙敵方。被動的軍事透明主要有以下幾種:其一,戰場偵察。對此,敵方往往防不勝防。其二,迫于外界壓力。這是國際參與的代價。所以,一般認為,被動式的軍事透明多對國家利益不利;而主動式的軍事透明大多對國家利益有利。

 

用發展的眼光看待軍事透明問題,可以發現其與人類社會進步的契合性。軍事透明,畢竟是人類社會發展的進步之一,反映出人類在經歷過多次的戰爭劫難之后,開始理性地反思并控制自己的行為。但在這個過程中,往往不可避免地交織著某些國家的不良用心與圖謀。對此,須始終保持清醒的認識和足夠的警惕。

 

軍事透明的價值功能

 

軍事透明對促進和平有一定的積極意義。軍事透明,是當今國際社會中用于控制戰爭、維護和平的一種手段。一方面,它有利于促進增信釋疑,緩和緊張氣氛,減少國家之間存在的敵意,展示出謀求和平的意圖與姿態,從而在一定程度上促進和平、減少戰爭。在雙方軍事透明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軍事互信,是國家互信關系發展到較高階段的象征。除此之外,軍事透明的加強,還有利于消除戰爭爆發的偶然性,減少因誤判對手的戰略意圖而發生的戰爭。

 

軍事透明是戰略博弈的一種重要手段。進入近代以后,隨著現代政治的發育成熟,軍事透明問題成為戰略博弈中不可缺少的一種手段,成為戰略博弈的重要棋子。與古代社會相比,軍事透明的功能也開始發生重大變化,這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其一,牽制功能。在戰略博弈中,一些強勢國家利用既有的國際制度、組織等,對其他國家施壓,指責對方軍事不透明,作為打壓他國的手段,以牽制對方精力,損害對方形象,降低其在國際事務中的地位作用。其二,偵察功能。軍事透明可用于探知對方的軍事狀況,弄清對方的“底牌”,為在戰略競爭中謀取優勢。如在美國與伊拉克的較量中,伊拉克昕從了美國的要求,許多重要軍事設施對以美國主導的聯合國武器清查組開放,結果導致軍事機密嚴重外泄。戰爭爆發前,伊軍已無密可保,在戰爭中陷入被動挨打也就在所難免。其三,威懾功能。軍事透明有利于實現“不戰而屈人之兵”,這主要表現為強者對弱者之間。為此,軍事透明與心理戰等謀略有著密切的關系,是實施心理戰等的重要手段。

 

軍事透明的尺度問題

 

軍事透明度是一個國家自主把握的問題。軍事透明與否是國家主權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個國家根據本國實際自主把握的問題。實施軍事透明,必須首先根據自主的原則,對軍事透明的具體內容加以區分:屬于國家機密性質的內容,絕不能對外透明;而對于一般性的,原本無密可保的內容,則可實現對外透明。在此問題上,他國沒有理由要求另一國家更大程度的軍事透明。具體說來,軍事透明度的大小取決于多種因素,包括國際戰略態勢、國家安全形勢、本國國情軍情、透明內容、透明對象等。國家需要認真分析以上因素,進行綜合考慮,以弄清究竟什么樣的軍事透明度對自己最為有利。在此問題上,不可能有什么國際標準。

 

軍事透明度的提高,并不意味著和平將會得到保障。在不存在敵對意圖的雙方之間,透明度的提高,意味著雙方互信程度的加深,從而為和平創造更加有利的條件。在存在著敵對意圖的國家之間,隨著透明度的提高,實力較弱的一方在認識到自己的差距之后,可能對戰爭采取回避的態勢;而實力較強的一方,在確有把握的情況下,可能會悍然發動戰爭。像美軍發動伊拉克戰爭,出兵阿富汗等,就屬于此種情況。

 

       總之,在人類戰爭的根源沒有徹底消除的今天,不加限制地談軍事透明度是毫無意義,也是根本行不通的。忘卻了這一點,不僅無助于和平的求取,也會給自身的安全埋下威脅的種子。(釋清仁、周琳,中國國防報2009-04-02)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