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防務觀察 > 媒體觀點 > 內容

陳虎:美軍網絡戰爭準備已進入實質性階段

來源:互聯網 責編:ldzldz 作者:佚名 時間:2010-06-12

資料圖:美軍網絡化作戰指揮系統
資料圖:美軍網絡化作戰指揮系統

  戰爭究竟離我們有多遠?可能絕大多數人認為,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是一個和平的環境,人們都在享受著和平的生活。對中國人來說,特別是對從沒有親身體會過戰爭環境的“80后”人群,戰爭似乎離人類,離我們中國人有著相當的距離。

  那么,實際情況是怎么樣的呢?

  美軍緊鑼密鼓備戰網絡戰

  不久前,就在6月3號,美軍新任的網絡司令部司令凱斯·亞歷山大在華盛頓戰略國際研究中心發表了一次演講,在演講當中,亞歷山大透露了他就任美軍網絡司令部司令之后所要推行的一系列工作。他把這些工作主要界定為三個方面。一個是要提升美國軍方對網絡的態勢感知能力、第二是制定網絡戰的交戰規則,第三是化解國內對于網絡司令部可能侵犯隱私權的疑慮。

  從他介紹的三方面工作來看,實際上,美軍現在對網絡戰爭正在緊鑼密鼓地加以準備。“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技術和公共政策項目組主任詹姆斯·列維斯說:“交戰規則的制定,表明美軍要為發動進攻性的網絡戰行動做戰術和法律上的準備。”這實際上傳達了一個很明確的信息,美軍準備網絡戰爭已經進入到了一個實質性的階段。

  在傳統的印象中,戰爭是在一定的傳統空間內進行的,比如陸上、海上、空中。在這些實體空間中,國家的主權有著明確的界定。但是現在,戰爭已經開始不斷向一些新的領域、空間蔓延,比如美軍網絡司令部所管轄的網絡空間、美軍航天司令部關注的宇宙空間。這些新的空間與傳統的陸海空的三維空間完全不同。在這些新的空間之中,國家的主權沒有明確的界定,作戰行為、戰爭行為也沒有很嚴格的國際法界定。我們甚至找不出一個明確的定義,告訴大家網絡戰爭是什么樣的,太空戰爭是什么樣的。

  網絡、太空:新戰爭空間

  但是,美軍目前的一系列作為,讓我們切實感覺到,在這些空間當中,一種陌生的新的戰爭形態正在逐漸醞釀成型。

  若干年前,曾經有人寫過一本書《貨幣戰爭》,實際上就是在原有的傳統的戰爭概念的基礎上進行了延展,講了戰爭形態的演變和新概念的戰爭。不過在大多數人看來,貨幣戰爭的作戰主體并不是軍隊。

  但在今天,在網絡空間、宇宙空間中,美國軍隊已經實實在在地成為了在這些空間當中進行作戰行為的主體力量。美軍現在擁有網絡司令部,航天司令部,它們都在具體地推進著戰爭準備活動,甚至是一些具體的作戰行動。

  這提醒我們,新形態的戰爭實際上正在不斷走向成熟。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看到,在網絡空間、太空空間會出現針對一個國家、一個實體的打擊、摧毀,顛覆行動。如果有一天真正出現了這樣的實例,就可以把它劃定為一個新的戰爭元年。也就是說,新概念戰爭實實在在地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傳統戰爭空間中的新形態戰爭

  所謂的新概念戰爭、“陌生戰爭”不僅僅出現在此前人類沒有涉足的空間。即使在傳統的戰爭空間中,新形態戰爭同樣在醞釀、發生。

  不久前有報道稱,美軍特戰司令部發言人公開承認,美軍已經向70多個國家派出了特種作戰士兵,這些士兵都得到了美國總統的授權,可以在反恐行動中執行“先發制人”式的打擊。

  這對我們傳統的戰爭概念是一個很大的沖擊。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傳統戰爭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卷入戰爭的國家是61個,而現在美軍的特種作戰士兵進入的國家已經超過了卷入二戰的國家數量。從整個世界范圍來看,現在聯合國的成員國是192個,全世界現有的國家數量大約是200多個,也就是說,超過三分之一的國家有美軍的特種作戰士兵在駐扎、在執行特種作戰任務。

  美國不可能得到全部70多個國家的授權和邀請。而在沒有得到邀請和授權的情況下,美軍士兵卻進入了這些國家,并且正在這些國家執行著作戰任務。這個現實告訴我們,在傳統的作戰空間當中,新概念的戰爭也在逐漸醞釀成熟,甚至正在進行當中。

  對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們可能都感受不到這種新概念戰爭的存在。比如美國民眾,他們可能仍然認為自己的國家處在和平狀態,而實際上,他們的國家正在從事一種不同于以往的、新概念的陌生的戰爭。

  以上事實應該是對當今世界所有人的警示。在享受和平的同時,我們也要警惕新概念的、陌生的戰爭,這些戰爭形態正在悄悄向我們走近。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