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軍隊政工 > 動態信息 > 我軍動態 > 內容

大校履新不足兩月主動申請轉業 機關超編率大降

來源:互聯網 責編:將博 作者:佚名 時間:2016-12-08

  只為明天軍旗更鮮艷

  ——北部戰區陸軍政治工作部保衛處原處長王正主動轉業支持改革紀事

  ■劉毅 汪三漢 本報特約記者 李亮

  11月14日,北京。紅葉如火,綻放精彩。

  “歷經軍旅熔爐淬火多年,只要不忘初心、踏實肯干,到地方一定能有所作為,實現漂亮轉身。”全軍師職轉業干部教育培訓班交流環節,一位佩戴大校軍銜的學員情真意切的發言贏得陣陣掌聲。

  他,就是北部戰區陸軍政治工作部保衛處原處長王正。

  翻開王正的軍旅履歷,一連串扎實而閃光的腳印令人感奮:上軍校第二年入黨,畢業時留校任教。因工作出色被選調至原濟南軍區政治部后,當了9年的司法信訪辦公室主任,曾被表彰為“全國法制宣傳教育模范”,兩次榮立三等功,被原濟南軍區樹為先進典型。

  隨著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大幕拉開,在副師職崗位上已干了3年半的王正,迎來一個新的發展機遇。今年初,北部戰區陸軍機關成立。王正被委以重任,擔任政治工作部保衛處處長。在戰友看來,他的事業正處在上升階段,前途可期。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任職不足兩個月,王正卻主動提出轉業申請。

  剛定崗就讓崗,剛上任就卸任。是能力素質不勝任,還是為了尋求更好的發展?一時間,議論紛紜,有的質疑,有的嘆惜。

  遠在湖北紅安農村的父親聽說兒子要轉業,以為他犯啥錯誤了,在電話里跟他著急。王正寬慰道:“爸,我是轉業,不是失業。您放心,到地方我一樣能干好。”老人家聽了兒子的話,一直揪著的心放了下來。

  王正提出轉業,并非心血來潮,謀的也非一己之私利。

  今年3月,干部轉業復員工作展開后,一些矛盾擺在戰區陸軍黨委面前:一方面,改革之初,人員分流帶來一定程度超編;另一方面,機關干部沒有完全落編定崗,不少人等靠觀望不愿走,而上級要求的轉業指標還沒有落實完成。

  “過去建功軍營是奉獻,現在脫下軍裝也是奉獻。軍隊轉型需要軍人轉身,組織的需要就是我的選擇。成為三十萬分之一,我無怨無悔。”領導逐一征求師職干部轉業意向時,王正真誠地回答。

  戰區陸軍黨委經過慎重研究,同意了王正的申請。“聽黨指揮不是口號,必須以實際行動來檢驗。”北部戰區陸軍政治工作部領導告訴記者,王正用行動兌現了他在黨旗下的承諾:視黨的事業高于一切,為黨的事業舍得一切。

  以大局為重的選擇最有分量,但選擇背后卻是鉆心的疼痛。“都說軍裝是軍人的皮膚,脫下軍裝又豈止是脫層皮?”王正的疼痛,妻子豐蕾最清楚:老王把軍裝洗得干干凈凈、熨得平平整整,掛在衣柜最顯眼處。那段時間,王正話少了,對著軍裝發呆的時間多了。

  “只要一天不離開部隊,工作就一天不松勁。”雖然已經確定轉業,但王正干起工作依舊風風火火、精益求精。

  戰區陸軍領導回憶,那段時間,王正匯報工作更多了,他想趕在離隊前,交好“最后一棒”。

  接任保衛處處長的王占奎說,那段時間,王正上班更早了,下班更晚了,加班次數更多了。那是他想多做點事情,多幫帶部屬。

  王正就像擰緊的發條,不知停歇地運轉著。在他的辦公桌臺歷上,工作安排得滿滿當當的:組織開展國家安全專題教育活動,協調建立軍地協作維穩機制,搞好基層安全預防調研……

  今年4月,王正隨同陸軍機關工作組到某旅調研。在基層部隊,他與官兵深入交流,一起總結工作經驗,查找薄弱環節,常常工作到深夜。許多官兵得知此時王正已被確定轉業的情況后,由衷地贊道:他讓我們更加懂得什么叫“在位一分鐘,干好六十秒”。

  “王處長就是這樣的人,干啥都認真,有定力。”和王正共事4年多的正團職干事馮琳告訴記者,去年改革大幕拉開之際,不少同志面對撤并降改、進退去留心神不寧,王正卻在部隊轉隸移交當天,還忙著解決信訪案件。

  采訪中,記者看了王正給部隊寫的最后一份研究報告。“保衛工作如何適應‘小機關、大部隊’新情況,實現從‘軍區領導機關’向‘戰區陸軍黨委辦事機構’轉變……”近1萬字的調研報告,對新體制下戰區陸軍開展保衛工作的新職能、新規律進行了深入研判,提出許多可行性建議。

  即將告別軍營,王正念茲在茲的還是部隊那些事兒。“從軍29載,參加過演習,執行過多樣化軍事任務。假如有一天戰事發生,祖國需要,我必奔赴戰場,與戰友們并肩戰斗!”這是王正與戰友別離時的深情告白。

  “改革如棋、我愿為卒,行動堅決、堅定前行”。在王正的感召帶動下,今年北部戰區陸軍機關干部轉業復員工作進展順利,20名師團職干部主動向組織提出轉業申請,機關超編率大幅下降,干部隊伍結構更加優化。日前,戰區陸軍所屬部隊百余名優秀轉業干部陸續走上新崗位,開啟人生新篇章。

您看完這條新聞的表情是?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