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俄羅斯空軍

來源:互聯網 責編:大嘴 作者:不詳 時間:2004-08-15

  雖然前蘇聯已解體多年,但是相信讀者們對其強大的軍事力量仍是記憶尤新,年度紅場大閱兵所展出的先進裝備和壯大軍容,均給予世人極強烈的印象。但是曾幾何時,前蘇聯已凄涼地走入歷史,繼承其主體的俄羅斯盡管軍力仍不容忽視,但在經濟、政治、社會和民族等諸多問題的激化下,就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一樣,早已不復以往的精壯。目前俄軍飽受缺錢之苦,不但無力添購新裝備,甚至連維持現有裝備的經費和官兵的薪俸亦告吃緊,使得俄軍的士氣普遍低落。目前在俄羅斯三軍中,空軍由于是一種高技術軍種,所以受到“經濟不景氣”的影響特別嚴重,不但兵力被大量裁減,整體妥善能力也大幅降低,就像是一個罹患營養不良癥的患者,在體重大幅下降之余,體力亦不堪負荷粗重的工作。

  數量優勢是前蘇聯共產集團空中武力的重要籌碼,但在華約組織解散和簽定歐洲傳統武力條約(CFE)后,俄羅斯空軍未來已無法依靠數量優勢取得空優。俄羅斯空軍的規模在條約限制下不斷縮小,1990年時擁有6500架作戰飛機,但到了去年只剩下2500架,連同運輸機和其他作戰支援飛機,僅剩下5000架左右。加上前蘇聯的解體時,像MIG-29、Su-27和Su-35之類的第四代戰機有不少被留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使得俄羅斯空軍的實力大受影響。

  事實上,這個數字也無法反映實際狀況,許多飛機由于技術原因或零件短缺而無法飛行,造成這種情況的根本原因還是缺錢,俄羅斯空軍去年只獲得所需預算的30%,不但新飛機、武器、零件和航空燃料的采購大受影響,對于人員的訓練和整個航空工業的發展,均造成極負面的影響。


  目前的困境

  盡管前蘇聯極盛時的空中力量令西方國家震懾,但此景在蘇聯解體后已是昨日黃花,昔日強大的空軍因各共和國相繼獨立而被大幅削減,其中飛行員從20000人減少到13000人,各型作戰飛機則從13000架減少到5000架,加上東歐共黨集團的瓦解(若干東歐國家試圖加入北約),作戰任務必須重新予以架構。除了本土防空任務之外,俄羅斯空軍已喪失以往的明確作戰任務,昔日的全方位發展被迫轉為和平時期的建設方式。但由于俄羅斯的經濟狀況惡劣,經費的不足使得俄羅斯空軍的各項發展呈現倒退的現象,加上飛行員人數過多、飛行員生計發生困難和飛安事故的劇增,使得俄羅斯空軍面臨空前的困境。

  俄羅斯空軍目前在人員和裝備方面均存在許多問題,其中經費短缺可說是諸多問題的核心,致使多項裝備發展計畫被迫拖延、現役裝備難以有效維持、人員的訓練素質惡化以及各種飛安意外事故頻傳,倘若經費拮據的狀況在短時間內未獲改善,長期而言俄羅斯空軍的前景堪慮。以下就俄羅斯空軍所面對的困境分析如下:


  經費的短缺

  在財政窘困的壓力下,俄羅斯空軍的許多發展計畫均受到程度不一影響,即使是最重要的MFI戰機計畫(俄文多功能第一線戰機的縮寫),進度亦大幅落后。舉俄羅斯空軍的1996年度預算為例,目前已撥交的經費還不到20%,此種狀況若持續惡化,短期的裝備提升或長期的裝備研發可能被迫停車,一位俄羅斯空軍的高級將領就抱怨:“目前極度缺乏經費!無論是現役裝備的提升或新裝備的研發,均面臨無錢可用的窘境。”此種經費短缺的狀況自前蘇聯崩潰即開始,俄羅斯空軍在1992年的研發費用僅占總預算的12%至15%,相形之下美國空軍的該項費用占總預算的20%至30%。經費短缺的現象目前更為惡化,使得MIG-29的采購被迫中止,Su-27后續衍生型的生產也被迫延緩,尤其是1992年取消物價上限的管制后,無論是飛機、武器和個人裝備的價格均大幅飛漲,不但無力添購新飛機,即便是飛行裝和頭盔等基本裝備也嚴重短缺。影響所及,新型機的研發、測試和評估作業更是被迫延后甚至擱置。然而俄羅斯空軍還必須擠出少許的經費,用于前瞻性的研發和購買新裝備,以支撐俄羅斯的航空工業不致崩潰。但對于苦撐中的俄羅斯航空工業來說,來自俄羅斯軍方的采購實在是杯水車薪,也因此俄羅斯航空工業將未來生機放在外銷市場,而這也是中國能購得大量Su-27,甚至是獲得授權生產的主因(對于俄羅斯來說,中國算是未來的潛在敵人)。


  逐增的閑置人員

  俄羅斯空軍總司令杰伊涅金(Deynekin)上將指出:“由于部隊的裁減,加上從東歐和波羅的海三小國撤軍回國,使飛行員與飛機數量之比達到3:1,若干地區更惡化到5:1。”此種現象在戰斗機和對地攻擊機部隊中特別明顯,飛行員與飛機數量之比平均為前蘇聯時代的兩倍以上。俄羅斯空軍為此提出了權宜之計,這項應變措施是將那些在職務上工作剛滿3年或4年的飛行員閑置備用,若運氣好將來還可飛行;對于剛滿5年而升遷無望飛行員,則被迫結束其飛行生涯,若還想繼續飛行則可被推薦進入航空局或海軍航空隊服役。這項飛行員裁減計畫的最終目標,是將飛機與飛行員人數降至每2架飛機有3名飛行員的理想比例,但這項計畫在施行上卻有其實際困難,由于飛行員人數增加,在只顧自己的情況下無人聞問飛機的狀況,于是妥善率下滑加速了飛機的耗損,致使飛行員與飛機之比反而被擴大,成為一種惡性循環。


  訓練質量的下降

  在取消物價的上限控制后,燃料價格在一年內暴增為原來的20倍,在燃料價格劇增和經費減少的雙重影響下,訓練飛行時間被大幅縮減至正常量的1/3以下。杰伊涅金將軍指出:“由于缺錢之故,噴射機燃料的供應變得日趨困難,我們目前甚至無法讓飛行員累積‘民航機程度’的飛行時數。”,俄羅斯空軍在1993年的年度飛行時數:戰斗機飛行員40個小時,轟炸機飛行員6個小時,軍用運輸機飛行員150個小時,與西方國家戰斗機飛行員動輒每年150小時以上相去甚遠。飛行時數不足的結果,使得訓練內容受到嚴重的影響,例如盡可能利用較好的天候飛行、減少同一機種的重復飛行、盡量在一次飛行中完成多項訓練任務、減少后燃器的使用和擴大采用模擬器材。由于訓練的質和量大幅減少,使得飛行員的素質明顯下降,致使俄羅斯空軍在車臣作戰期間的表現并不理想。


  渙散的后勤體系

  由于前蘇聯征兵體系癱渙,使得俄羅斯空軍和防空軍內非戰斗部隊的比例下降到35%以下,由于這個比例僅為理想狀況的一半,所以嚴重影響了后勤體系的運作。在各項維修和勤務無法連貫的情況下,部隊為了保有最多的堪用飛機,爭取較多的燃料配額,于是飛機間零組件拆換的現象屢見不鮮,此種“克難”方法不但違反俄羅斯空軍的訓練條令,更重要的是影響飛行安全,使得飛安事故日僧,對于部隊的訓練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飛行員的生計問題

  住屋吃緊是自前蘇聯時代就存在的老問題,在俄軍自東歐和波羅的海三小國撤出后,這個問題就更加嚴重。盡管俄羅斯空軍將1991年度建設經費的80%用在宿舍住房。飛行員微薄的收入難以追趕通貨膨脹,也是備受指責的問題,舉1991年的情況為例,當年莫斯科公車司機的薪水竟比一名戰斗機飛行員還高,這對于大部份的國家來說實在是一種奇特的現象。因此軍人家庭生活的窘困自是不難想,由于飛行員的薪水難以維持整個家庭生計,使得其妻子不得不在駐地想辦法打工嫌錢。為了疏解食物的短缺,若干飛行員更在機場附近開辟菜園,以解決生活的現實問題。在物質與精神生活的雙重壓力下,許多飛行員開始酗酒、吸毒和犯罪,對于俄羅斯空軍的士氣造成巨大的傷害。


  飛行員后繼乏人

  在前蘇聯時代,由于愛國主義的薰陶和對飛行的響往,優秀青年踴躍加入蘇聯空軍行列;但前蘇聯解體后社會風氣丕變,年輕人響往西方的物質生活方式,在一切向錢看的風氣引導下,低收入、前景暗淡的飛行員生活已很難吸引時下的青年加入。優秀青年不愿加入空軍,短期內的影響雖然看不出來,但長期而言將動搖俄羅斯空軍的基礎,然而這個現象牽涉到諸多經濟、軍事和社會問題,若整體大環境不改善,實在很難有效解決。


  新飛機發展計畫

  盡管飽受經費缺乏之苦,但俄羅斯空軍考量到未來的長遠發展,所以仍設法撥出預算用于新型飛機的研發。目前正進行中的計畫至少有五項,分別是:一種過渡性空中反制戰斗機(MIG-29M);一種過渡性多功能空優戰斗機(Su-35);一種全新的多功能空優戰斗機(I-42);一種長程戰斗轟炸機(Su-27IB);甚具野心的多功能戰略轟炸機“第245計畫和第145計畫(T-60S)”。此外,還有新型先進教練機、現代化對地攻擊機和戰略-戰術運輸機的需求計畫被提出。

  1980年代初期,當時MiG一29和Su-27剛問世不久,蘇聯空軍就決定未來將采行一種并行的長期性裝備采構戰略——即第五代戰斗磯進入全程發展階段的同時,亦對規役的戰斗機進行廣泛的性能提升,使華約國家能抗衡西方戰斗機的發展動向,當時西方國家正一面發展歐洲戰斗機(Eurofighter)、疾風(Rafale)和F-22等新型戰斗機,一面對F-16和F/A-18等戰斗機進行改良。

  在這項發展策略的指導下,于是有過渡性飛機計畫和全新飛機計畫雜陳的現象,然而在俄羅斯空軍預算嚴重短缺的情況下,造成I-42等新型機進度大幅落后,使得SU-27M之類的過渡戰斗機成為疏解短期需求的優選方案。雖然如此,由于經費不足的情況過于嚴重,致使俄羅斯空軍連過渡戰斗機亦無力添購。


  過渡性戰斗機計畫

  在現有兩種過渡性戰斗機的發展方面,MIG-29M和Su-27M又被稱為MIG-33和Su-35,兩者可說是第四代半戰斗機,堪稱俄羅斯制造的首批純種多功能戰斗機。MIG-29M可說是第二代MIG一29,雖然外形與MIG一29非常相似,但事實上卻是一種全新的機型。機上改采線傳飛控系統,配備有功能更強的NO10甲蟲(Zhu)射控雷達(性能不下于Su-35使用的N011甲蟲射控雷達)和多樣化的武器裝備。MIG-29M雖然已完成研發作業,但缺乏經費的俄羅斯空軍迄今仍無力添購,反倒是印度空軍已采購20架。此機在外銷市場上頗具潛力,與較昂貴的Su-27M相比,未來顯然較易于銷售至前蘇聯的各共和國或其他國家。形之下,雖然Su-27M的作戰能力較強,卻因為價格高昂致使在外銷市場較MIG一29M不利。此機與MIG-29M的狀況相同,盡管大致已研發完成,但“缺錢”的俄羅斯空軍大幅展延其預定服役的時間,目前蘇霍設計局仍在持續進行改良,總計推出了十余架預量產機,其中第11架預量產機換裝了向量噴嘴,目前正進行各項測試。雖然Su-27M被迫延后服役,但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國外客戶對它表示興趣,極可能會首先供外國客戶使用。由于新衍生型的延后服役,現有的MIG-29和Su-27機群正進行中期壽限提升計畫,推出了MIG-29SM和Su-27SM兩種改良型(SMK型系用于外銷),其射控系統大致不變,但加裝了新型空對地武器系統,使它們增加了若干空對地作戰能力。其中MIG-29SM可加裝Kh-29T電視導引空對地飛彈、KBA-500KR電視導引炸彈和Kh61A反艦飛彈;SU-27SM增為12個外載掛點,擁有8噸的酬載能力,可配備Kh-29T和Kh-59電視導引空對地飛彈、KBA-500Kr電視導引炸彈以及Kh-25MP和Kh-3IP反輻射飛彈。在空對空武器方面也獲得提升,兩種飛機均可配備具“射后不理”能力的R一77型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


  多功能空優戰斗機計畫

  在目前所進行的新型機發展計畫中,米格設計局為滿足MFI(多功能前線戰斗機的俄文縮寫)需求而發展的第五代戰斗機一I-42計畫無疑擁有最高研發優先權。這個計畫在1980年代初期展開,在1986年獲得前蘇聯空軍青睞,預定在未來取代當時才剛服役的SU一27。雖然擁有最高的發展優先權,但I-42計畫仍未能免受經費缺乏之苦,目前這個計畫因為經費和技術(主要是發動機的制動器)雙重問題而大幅落后,根據美國情報單位的估計,此璣可能要遲至2005至2008年才能達到操作狀態。MFI是前蘇聯用以抗衡美制F-22先進戰術戰斗機的計畫,兩架原型機中的首架目前正在莫斯科郊外的朱可夫斯基(Zhukovsky)飛行測試中心進行地面檢測,準備進行首次試飛。但前蘇聯的解體已危及這項所費不菲的計畫,俄羅斯空軍迄今仍未允諾未來會采購多少架,使得I-42面對著不明確的未來。米格設計局對此已有因應的腹案,最壞的狀況就是將I-42作為技術驗證機,用以發展一種更適合俄羅斯空軍需要的第五代戰斗機。針對這項發展態勢,據傳蘇霍設計局的562可能是MFI的另一個后補計畫,但目前外界所知極為有限。


  長程戰斗轟炸機計畫

  蘇霍設計局的Su一27IB堪稱首種推出的第五代戰斗機,它是Su-27系列中的雙座并列型戰斗轟炸機,在1995年巴黎航空展出現的SU一32FN(SU-34)是其海軍衍生型。許多軍事觀察家認為,Su-27IB是俄羅斯目前最重要的戰術飛機發展計畫,大幅增加了Su-27系列的功能性,除沿用Su-27M的成熟技術外,此機在射控、航電、飛機結構和武器系統等均獲得加強,發展模式頗類似F-15/F-15E。Su-27IB/34計畫于1980年代未期展開,目前已進入預量產階段,未來在服役后將可執行攻擊、偵察和電子作戰等任務。SU一27IB/34的尺寸和重量約為MIG一29的兩倍,較F-14和F-15等西方重型戰斗機還大,具有極大的武器酬載量。此機原計畫在1990年代下半期開始服役,但因經費吃緊之故,服役時間可能被迫延至本世紀結束前后。


  匿蹤轟炸機計畫

  俄羅斯空軍已經開始規畫新一代的戰略轟炸機,用以取代老舊的Tu-95MR熊(Bear)式和問題重重的Tu-160黑杰克(BlackjacK)式轟炸機。盡管新型戰略轟炸機面臨著經費與技術雙重問題,但為了因應空軍的未來任務的需要,只得硬著頭皮進行這個極富野心的發展計畫。

  新型戰略轟炸機由圖波列夫設計局(TupolevBureau)負責研發,與飽受妥善率過低困擾的Tu-160相比,將具有技術較簡單、成本較低、操作簡易等優點;此外,更重要的是采用匿蹤技術制造,此種轟炸機與諾斯洛普格魯曼(Nor thropGrumman)的B-2相似,俱為次音速匿蹤轟炸機(但一般相信它的匿蹤性能將不如B-2)。俄羅斯在飛機匿蹤技術的發展遠遠落后美國,美國的F-117和B-2早已服役多年,但俄羅斯空軍至今仍無可抗衡的機種。俄羅斯目前正在這個領域加緊追趕美國,除了圖波列夫設計局發展中的戰略轟炸機之外,蘇霍設計局(SukhoiBureau)的T-60S計畫,亦是一種臭匿蹤設計的轟炸機,此種中型多功能轟炸機未來將取代Tu-22M逆火(Backfire)式以及Su-24劍師(Fencer)式兩種轟炸機。未來T-60S將兼具戰略與戰術價值,除了能執行Tu-22M和SU一24的戰術性或準戰略性核子攻擊任務外,亦可擔任長程傳統打擊任務。蘇霍設計局對T-60S的發展極為保密,其內部以第145計畫(圖波列夫戰略轟炸機的內部代號為第245計畫)的代號進行發展,目前外界對此機的發展所知非常有限,僅知它是一種整合有匿蹤技術的長程高速轟炸機。前蘇聯解體后,俄羅斯空軍失掉大量駐扎在烏克蘭境內的黑杰克和熊式轟炸機,最后還是花了大把銀子,才贖回19架黑杰克和23架熊式機。目前俄羅斯空軍的這兩種轟炸機正進行性能提升,未來將配掛新的Kh-101型傳統式長程巡弋飛彈作戰。盡管如此,熊式機已逐漸難掩日益老化的事實,預定在2005至2010年之間全數除役,所以新型匿蹤轟炸機的首要目標便是用以汰換此機。此外,現有的逆火式機群也計畫進行中期壽限提升,將換裝新型雷達和距外遠攻飛彈。


  其他的發展

  除了新型機的發展外,美國空軍在波灣戰爭期間以精密導引武器所締造的優異戰果,令俄羅斯空軍印象深刻,所以目前已將有限的研發資源用在諸如電視導引、紅外線導引和雷射導引等精密導引武器的研制。俄制KS-172是一種專用于對付AWACS和JSTAR的長程空對空飛彈,最大射程可達400公里之遠,目前西方國家無可資抗衡的武器系統。俄羅斯空軍盡管現況不佳,但在某些特定領域方面仍享有優勢,尤其是在空對空飛彈方面。例如現役R-73射手(Archer)飛彈的性能極佳,它較英、美兩國發展中的先進短程空對空飛彈(ASRAAM)和AIM-9X先進十年左右;R-77腹蛇(Adder)飛彈是一種射后不理武器,足以與美國的先進中程空對空飛彈相比。

  俄羅斯空軍已逐漸脫離依賴地面戰管站進行攔截導引,引進A-50空中早期預警系統引導飛機接戰,并適時地填補了前蘇聯崩潰后國家空防和預警鏈的鴻溝。俄羅斯空軍目前配備有15架A-50主桅(Mainstay)式空中預警機,此種系統的技術已日趨成熟,改良型的A-50M配備有新的Shmelc系統和內載電腦系統,更新的A-50U將換裝Shmel-M系統,已設計完成。此外,俄羅斯空軍亦籌組包含戰斗機、攻擊機和電子作戰飛機所構成的混合編組,采取類似美國空軍作戰司令部的運作方式。在運輸機的發展方面,II一106未來將取代II-76,但此機目前僅處于初期設計階段。相形之下,配備改良型發動機和加長機身的II-76MF,未來將與烏克蘭制造的An-70構成俄羅斯空軍空運部隊的重要噴射運輸機。


  結語

  由上述分析可說,“缺錢”可說是俄羅斯空軍諸多問題的核心,它不但打亂了俄羅斯空軍的近程、中程和長程發展規畫,并且正逐漸侵蝕前蘇聯空中武力所建立的基礎。由于缺乏經費,俄羅斯航空工業嚴重不景氣,新研制出的飛機遲遲無法量產,而研發中的計畫在有后顧之憂的狀況下,前景也不是很樂觀。也由于缺乏經費,使飛機的后勤和飛行員的訓練和管理均發生危機,嚴重影響了俄羅斯空軍的實際戰力。在冷戰結束后,俄羅斯空軍已被迫接受“簡化服役機型”的概念,無法再維持前蘇聯空軍那種依不同戰術用途配備單一機型的大手筆作法,所以計畫中的新型機多強調其多功能性。就簡化人員訓練和降低后勤作業負擔的觀點來說,服役機型的簡化是必須要采行的策略,也由于這項政策的執行,專司攔截轟炸機的MIG一31系列盡管推出新改良MIG一3IM(米格設計局視之為世界最佳的長程攔截機),但最后極可能落得無法量產的下場。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