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 內容

海軍的戰略方針

來源:互聯網 責編:大嘴 作者:佚名 時間:2005-03-12

    英國是一個海岸線長達17000km的島國,出于政治、經濟、歷史和地理等多方面的原因,皇家海軍自1546年創建以來,一直被看作是國家武裝力量中最主要的軍種,也是外交政策的重要工具。從18世紀后期到20世紀初期,英國海軍曾以壓倒優勢的水面艦艇力量在世界三大洋上所向披靡,為英國成為殖民地大于本土150倍的大英帝國立下了汗馬功勞。二次太戰以后,由于國力日漸空虛,英國海軍開始走下坡路。然而,時至今日,保留了諸多昔日傳統的英國海軍雖早已成為一支保衛本土和海外利益的區域性海軍,但就其規模與戰斗力而言,仍是世界上僅次于美國和俄羅斯的第三大海軍。1982年的英阿馬島之戰以不可辯駁的事實向世人證明,英國海軍仍然是一支不可輕視的海軍力量。
    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來,隨著冷戰的結束,一直把前蘇聯作為主要假想敵和對手的英國海軍不得不依據戰略環境的變化調整原來的戰略方針和發展計劃。自1990年7月宣布“應變縮編計劃”(Options For Change)以來,英國海軍實施了一系列調整和改革措施,并在每年一度的國防白皮書中針對不斷變化的政治軍事需求和不盡人意的經濟狀況對海軍的作戰方針、艦隊規模和發展重點逐步加以改進和調整,為建設21世紀的現代化海軍繪制了一幅更為現實合理的發展藍圖。
    (一)建設和加強獨立的核威懾力量
    依沿歷史的脈河,縱觀英國海軍戰略近幾十年來的發展及演變,盡管在各個時期強調的重點因國際環境和國內經濟的變化而有所不同,但有一條主線卻始終清晰可見,那就是建設和加強獨立的核威懾力量。
  二次大戰結束后,英國的政治經濟實力大大削弱,國內危機日益加深,殖民體系紛紛瓦解。由于受財力等因素的制約,英國不得不在各方面嚴重依賴發了戰爭橫財的美國。為了擺脫受美國控制的被動局面,從50年代末起,英國就開始著手建立“獨立的核威懾力量”,積極擴充核軍備。60年代中期,英國實行收縮戰略,決定從“蘇伊士以東”撤軍,把歐洲作為防務重點,并在60年代末組建了“北極星”彈道導彈核潛艇部隊,并自此取代戰略轟炸機,成為英國唯一的核威懾力量。1970年,英國政府重新調整軍事、外交政策,在承認英國已從“世界大國”降為“歐洲中等國家”的同時,加強了與美國和北約的軍事合作,并制定了立足西歐、聯合美國、抗衡蘇聯的戰略方針,但并未公開宣揚其建立核威懾手段的真實意圖。到了80年代,英國政府對建立獨立的核打擊力量已直言不諱,并把這種獨立性與英國對北約的義務放在了同等的地位上。英國宣稱,只有具備了獨立的威懾手段,才能使英國在國際政治的實力外交中有更多的發言權和獨立性,它既可以維護本國權益,又能夠為加強北約防務力量做出貢獻。也正是從這個時期起,為了加強現有的核威懾力量,英國開始推行新的三叉戟戰略導彈核潛艇計劃。
    進入90年代后,鑒于歐洲及整個世界出現了新格局,以前蘇聯為首的華約武裝力量的威脅已不復存在,加上英國國內久治不愈的財政困難,英國海軍曾經有過取消“三叉戟”計劃的考慮。但隨著世界形勢發生復雜變化和對未來的不可預見,英國認識到擁有海基核威懾力量的意義和作用。在1993年和1994年的國防預算中,盡管海軍預算遭到了大幅度的削減,但海基戰略核威懾力量的更替計劃(用配備“三叉戟Ⅱ”D5導彈的“先鋒”級替代攜載“北極星”A3K導彈的“剛毅”級)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最終于1999年將計劃中的4艘全部建成。在1995年的國防白皮書中則進一步指出,1995年是英國核威懾力量發展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并考慮讓裝備先進的“先鋒”級彈道導彈核潛艇能在擔任其戰略核威懾任務的同時承擔起具有更廣泛、更靈活作用的局部戰略威懾。盡管英海軍的核打擊力量與美、俄大國相比難以相提并論,但擁有4艘總計可攜載64枚彈道導彈核潛艇所具備的戰略意義和政治軍事作用對英國來說卻是舉足輕重的。
    (二)重新強調有限的區域外作戰
    在冷戰時期,英國和北約海軍十分重視反潛,即依靠潛艇來阻止前蘇聯強大的潛艇和水面艦艇部隊沿格陵蘭一冰島一英國一線南下進攻,因此,英國在這一海域部署了15艘核潛艇和11艘常規潛艇。但隨著前蘇聯和華約的解體,冷戰期間北歐與西歐海域全面反潛戰這一作戰重心已經過時。今天,英國海軍又開始重新強調有限的區域外作戰。面對新的作戰要求和難以兩全的經費供給,英國海軍不得不在發展核動力潛艇和常規潛艇兩者之間作出選擇。由于核動力潛艇的機動性和靈活性對于區域外作戰確實有著極大的優勢,可以真正地投送兵力,因此,海軍決定加強核動力潛艇的建設,全面廢除常規潛艇。
    (三)精減縮編、“前線第一”戰略
    二次大戰結束后,英國的經濟衰退使海軍的發展受到了極大的制約。幾十年來,英國海軍曾多次削減兵力,并關閉海外基地,解散海外艦隊及司令部。1982年,英阿馬島海戰中英海軍的出色表現曾使其境況有所改善,但前蘇聯和東歐陣營的崩潰以及嚴重的財政困難又使海軍再度受到打擊。
    與此同時,英國政府認識到,要想適應新形勢的需要,必須著手縮減皇家海軍的規模,建立一支“規模更小、裝備更精良、反應更靈活、管理更完善、人員訓練更有素、后勤支援更合理化”的海軍。為此,1990年7月,宣布了調整國防戰略和改革武裝部隊總規模的“應變縮編計劃”,其目的是使其武裝部隊利用有限的軍費繼續在大西洋聯盟中、在保護其盟友的利益中擔負重任。
    1994年,英國政府在對以往幾年一味強調削減海軍經費的政策進行反省的同時,提出了“前線第一”的新的防御方針,其宗旨雖然仍是降低國防開銷,但同時強調國防預算要“把錢用在刀刃上,也就是用有限的資金優先滿足作戰系統的需要。”對海軍來說,除了繼續保持和加強核威懾力量,加強合理化和現代化建設以外,特別要優先提高兩棲作戰能力,以適應“前線第一”的戰略要求。
    經過了5年的防務削減和結構調整之后,1995年,英國提出了穩定國防計劃和經費預算的發展要求。作為對1994年“前線第一”戰略方針的補充,1995~1999年每年一度的“國防白皮書”都指出,在當今世界的很多地區,由于資源、種族、宗教、經濟等原因而引起的不穩定因素很可能導致小規模沖突或戰爭,這就使作為北約東大西洋司令部主要力量的英國海軍在歐洲乃至全世界范圍內擔負更多的“防止和解決沖突、維持和平以及人道主義救援”等任務,為此,海軍要繼續保持戰略核威懾力量,提高前線的作戰能力,以便在“保持足以應付高烈度沖突的兵力結構”的同時,能“隨時準備適應制止低烈度沖突的各種行動。”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